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此情可待成追忆”,“落花时节又逢君”


“此情可待成追忆”,“落花时节又逢君”


   说到情感的缠绵悱恻、神妙莫测,有唐一代诗人里,超过李商隐的不是不多,而是,就没有。李商隐就是一支神秘的、具有象征意义的红烛,照亮古典中国情感的夜空,前五百年没有,后五百年也没有出来一个。“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就是李商隐的诗。
   李商隐是无题诗的祖宗,也是朦胧诗的祖宗,遗憾的是他生活的年代盛唐已经日薄西山到了晚唐,晚唐的李商隐仕途不得志而又郁郁孤欢,于是,才情横溢又遭际难以匹配才华的他,却将情诗写到了顶峰,一首《锦瑟》,可以说是晚唐情诗的绝唱,“只是当时已惘然”,这一惘然,就惘然到现在,让读过《锦瑟》的人,无不“此情可待成追忆”!
   国家不幸诗人幸,如果不是生于唐朝由盛转衰的节点上、过程里,杜甫能不能成为伟大的“诗圣”,还真不好说。他年轻时候曾遇见过一个人,那时候,唐还是盛唐,他是才华横溢的青年诗人,他是显赫的宫廷乐师;盛唐的都城在长安,他们流连于王府大宅,笙歌燕舞,彻夜狂欢。只是,再次相遇这位老友的时候,已是江南,盛唐也已经走向离乱。江南风景好,却是离乱人。风吹花落,悲从中来。都说断肠人在天涯,这种相遇,如梦似幻。一句“落花时节又逢君”,恰如刘禹锡的那首《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恍惚之间,我又看到了另一个人,想到了另一句词:“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这首词的作者身份更高,他曾经是一位皇帝,最后被俘被掳,生不如死。再最后,他死了,留下了那么多好词。
   真是,国家不幸诗人幸,盛世哪能出好诗啊!
   我这一句话,算是把所有现在写不出好文章、作不出好诗歌的人给解脱了。你们,感谢我吧!
 片尾曲

山水人间

曲/词:张敬 编曲:余乐夫

 

天空下闪耀着一些亮点  请让我入你怀细诉哀怨

人已去花以谢 无法改变  看看自己 想想从前  没有感觉

云里面 雾里面 若隐若现

山里面 水里面 岁岁年年  

梦想了多少年   情况在变

回头路看不见   未来更遥远

呀呦

微笑吧 继续吧 继续上演

人聚了 人散了 再来一遍

微笑吧 继续吧 继续上演

人来了  人走了  岁岁年年

 

歌手里,张敬是最好的画家;画家里,张敬是最好的歌手。这种错位,让他有种遗世而独立的飘逸感。
让漂泊的人继续漂泊,给孤独的人以继续孤独的勇气,这就是张敬的歌、张敬的画的魅力。
“敬说”是我们为张敬量身定制打造的一款说的节目,张敬百年孤独的烟嗓,像人生最美妙的相遇之后更加有趣的前戏,令你欲罢不能——旅途上,深夜里,“敬说”是你另一个情人或者亲密爱人,聆听张敬,跟自己的人生摊牌!
请加公众号“敬说天下”,总有一天,你会有难以预料的感动与惊喜。

敬音荟专注打造行业精英成为具有影响力的“优质网红”,请电13817732559,姚先生


推荐到博客首页 (0) |  复制链接 |  评论: 0 |  阅读: 557 |  个人分类: 无分类 |  系统分类: 情感•心情 |  发表于: 2017.03.08 14:31

评论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