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烟花三月下扬州”,谁能“不负少年头”



“烟花三月下扬州”,谁能“不负少年头”


江南三月,莺飞草长,鸭绿鹅白,桃花盛开,樱花盛开,玉兰花开,海棠花开,姹紫嫣红,布谷声声。
江南在杜甫那里是“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在白居易那里,又成了“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我独爱的,却是李太白的“烟花三月下扬州”。一般的庸脂俗粉无聊男驾驭不了这句诗,有才华而无气势气质和风情风骨的人也驾驭不了这句诗。能驾驭这句诗的,必须有才华有气势有气质而且还懂风情有风骨,这几个条件仿佛是特地为我量身定制的,于是此刻,一弯清亮的上弦月,无数明光光的小星星,就勾起了我的激情豪情和诗情。
“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虽然霸气,却总像暴发户和土财主,这“烟花三月下扬州”却及对我的胃口。扬州是一个非常美妙的地方,“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想想那些扬州故事,今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生在那个“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时代的春风十里扬州路了。

“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时候,汪精卫还是汪兆铭。年轻的汪兆铭热血沸腾,雄姿英发,谋刺大清帝国的摄政王,何等的胆气,何等的豪迈,以致感动了负责审他的肃亲王,为其开脱,终免于死。此为幸乎?此为不幸乎?
及至后来成立汪伪政府,暴死异乡,临终遗言:“我要回去中国!”以革命始,以被鞭尸终;这人生的大起大落、大波大折,简直是太跌宕、太跌宕了,想到这些,不胜唏嘘,不胜唏嘘啊!
片尾曲

秋日无语

//唱:张敬   编曲:蒋山

 

一壶酒微热

两个人相对沉默

窗外藜芦红匆匆

转眼又是秋

 

光从叶间穿过

心情成斑驳

轻轻一伸手

似有还空

 

…….

 

一句话未说

明日天涯两凋落

弹指挥去多少年

转眼就白头

 

光从叶间穿过

心情成斑驳

轻轻一伸手

似有还空

(都在你手中)

 

张敬,非著名画家、原创歌手。
歌手里,张敬是最好的画家;画家里,张敬是最好的歌手。这种错位,让他有种遗世而独立的飘逸感。
让漂泊的人继续漂泊,给孤独的人以继续孤独的勇气,这就是张敬的歌、张敬的画的魅力。
“敬说”是我们为张敬量身定制打造的一款说的节目,张敬百年孤独的烟嗓,像人生最美妙的相遇之后更加有趣的前戏,令你欲罢不能——旅途上,深夜里,“敬说”是你另一个情人或者亲密爱人,聆听张敬,跟自己的人生摊牌!
请加公众号“敬说天下”,总有一天,你会有难以预料的感动与惊喜。

敬音荟专注打造行业精英成为具有影响力的“优质网红”,请电13817732559,姚先生


推荐到博客首页 (0) |  复制链接 |  评论: 0 |  阅读: 414 |  个人分类: 无分类 |  系统分类: 情感•心情 |  发表于: 2017.03.08 14:30

评论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