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生怕情多累美人,我辈岂是蓬蒿人!


生怕情多累美人,我辈岂是蓬蒿人!


郁达夫和李白,就在此刻,神奇相遇。郁达夫是一介书生,而李白则更像一位江湖豪客,他们殊途同归的地方,都是那么风流倜傥,才华横溢。

最难消受美人恩是一种境界,生怕情多累美人是另一种境界,江山美人,最惹人烦。所谓中国男女之经典,无非神仙伴侣、才子佳人。人说情深不寿,又说无情未必真豪杰,多情才是大丈夫。用情太深的人,感情注定难以维持太久。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因为深情,所以寡情,所以薄情。才华横溢的人,最大的毛病则是滥情。
才华是男人的通行证,是通向佳人隐秘心灵和身体最直接的钥匙;才华是最时尚的大牌,没有女人能够拒绝或者抗拒;才华又是一把双刃剑,即可抱得美人归,又能让美人与自己伤痕累累。于是,生怕情多累美人就成了一种智慧,一种慈悲。
爱整个世界容易,爱一个人却很难。既然爱就深爱,爱要爱的坚决,残灯点了黄昏。繁华的早已看尽,弱水三千,一瓢足矣!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前鉴不远,覆车继轨。”既然木秀于林,何惧摧之?既然行高于人,又何惧众口铄金?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连杜甫那种老实人都知道:“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大笑三声出门去”,就是我对这个世界最好的回答,最美的致辞。
做草根不易,做一个有气节的草根更不容易。“时穷节乃现,一一垂丹青。”即使身处陋地,也依然牛逼哄哄;即使独善其身,也依旧高风亮节;因为,“我辈岂是——蓬蒿人”啊!

片尾曲
高山流水

//唱:张敬

纵然是良辰美景 几人赏

花月无辜 人独醉

千般万般的相思 如烟似灰

那是梦是真,不再理会

所谓情啊愁啊,庸人自扰

一曲杨柳枝啊 知音谁

抖落满身的尘土 复上路

天涯何处埋痴骨

只能不停地走啊 谁不辛苦

留在心中 是空山幽谷

一抹芬芳的笑容 我永远记住

千山万水 盼我归


张敬,非著名画家、原创歌手。
歌手里,张敬是最好的画家;画家里,张敬是最好的歌手。这种错位,让他有种遗世而独立的飘逸感。
让漂泊的人继续漂泊,给孤独的人以继续孤独的勇气,这就是张敬的歌、张敬的画的魅力。
“敬说”是我们为张敬量身定制打造的一款说的节目,张敬百年孤独的烟嗓,像人生最美妙的相遇之后更加有趣的前戏,令你欲罢不能——旅途上,深夜里,“敬说”是你另一个情人或者亲密爱人,聆听张敬,跟自己的人生摊牌!
请加公众号“敬说天下”,总有一天,你会有难以预料的感动与惊喜。

敬音荟专注打造行业精英成为具有影响力的“优质网红”,请电13817732559,姚先生


推荐到博客首页 (0) |  复制链接 |  评论: 0 |  阅读: 574 |  个人分类: 无分类 |  系统分类: 情感•心情 |  发表于: 2017.03.01 14:31

评论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