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谁爱风流高格调”之“却道天凉好个秋”之“醉里挑灯看剑” ...



“谁爱风流高格调”之“却道天凉好个秋”之“醉里挑灯看剑”


 

对于那些千古人物风流来说,俗世里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曲高和寡,所以就有了高处不胜寒和孤独求败。
活在当下的芸芸众生无法理解那些活在未来的先知先觉者们的痛苦、郁闷和无法消遣的忧伤,然而如果仅仅是无法理解还罢了,更多的时候,这些先知先觉者们还要忍受世俗的嘲讽、戏弄甚至别有用心的、无情的打压打击。有些人沉默了,同流合污了,甘心做起旁观者来,只有那些坚定坚硬的人,依然以悲天悯人的情怀“每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做嫁衣裳。”他们不会去计较个人得失,他们怀瑾握瑜拥抱梦想,他们即使一败涂地、一贫如洗也没有失去过信心和信念,他们义无返顾,不论现实环境如何恶劣,依然活的磊落,活的坦荡,活的傲然和神采飞扬。
但是,谁爱风流高格调呢?
一百年之后,这些活在未来的人和他们的事业会成为传奇和令人艳羡的经典,但是谁又会艳羡他们的苦难、坎坷和无穷无尽的折磨呢。

少年时候就已经识得许多愁了,一江碧水从春天流到了秋天,一壶酒无法承载消逝的风流!
世界沉沦在雨里,阳光换成了月光,你依然微笑依然天真依然从容,很多话本来就要说出口,却发现岁月是最后一班地铁,驰过之后,空空洞洞、晃晃悠悠。
天凉了,天凉了,天凉好个秋啊,我最后的忧愁,只是平静地想你时候,略带羞涩的从容。

遛弯回来,从冰箱取出一罐啤酒喝。喝酒,唱歌,看一本关于历史的书。
风很漂亮,灯光写意,酒意令人朦胧,朦胧让一切不能不美。
醉了,没有灯花可挑,没有宝剑可以磨砺,甚至一点慷慨悲歌的气息都没有,于是我想念远方,想念那条孕育我滋养我折磨我指引我的河流,于是我想念你和你们!
梦里的河流

/曲/唱:张敬

故乡有一条河,花在水上流。

梦里有一条河,你在桥上过。

林花谢了春红,谁还记得秋。

恍然岁月悠悠,无颜望春风。

上下多少年,左右如何走。

无爱何来痴,有情却难过。

光阴似水流年,梦中谁来过。

想想算算数数,还有多少个春秋。

 

故乡有一条河,花在水上流。

梦里有一条河,你在桥上过。

林花谢了春红,谁还记得我。

恍然岁月如昨,无望得悠悠

上下多少年,光阴如何走。

无爱何来痴,有情却难过。

光阴似水流年,梦中谁来过。

想想算算数数,还有多少个春秋。

光阴似水流年,谁把谁带走。

想想算算数数,还有多少个春秋。

 

总会有些时候,眼泪哗哗流,

前后左右中间,无因亦无果。

 

落山坡

/曲/唱:张敬

空荡荡的山,一步一回头

无名的歌手唱着忧伤的歌。

铜剑上绿锈,日子天天过,

何处的青苔在梦中划落

 

月上了枝头,云雾满山坡,

透凉凉的心窝是为谁难过

 

空荡荡的心,默默低下了头

忧郁的歌手自顾自地说

骄傲的谁的心,岁月不回头

孤单单的守候多少个春秋

 

月又上枝头,云儿随月走

空荡荡的心窝,哪里缺了口

 

原野空荡,我心惆怅

俯首低问,何地何方何模样

可怜的谁的心在隐隐作痛

 

有一纸诗篇,撕碎在空中

落在大地上,被风吹走

柔弱的谁的手依然弹奏

沙哑的歌喉依然唱着歌

 

月儿不见了,云雾太浓重

心中的星儿何处坠落

何处的漩涡把谁带走

颤抖的谁的心永远泪流


张敬,非著名画家、原创歌手。
歌手里,张敬是最好的画家;画家里,张敬是最好的歌手。这种错位,让他有种遗世而独立的飘逸感。
让漂泊的人继续漂泊,给孤独的人以继续孤独的勇气,这就是张敬的歌、张敬的画的魅力。
“敬说”是我们为张敬量身定制打造的一款说的节目,张敬百年孤独的烟嗓,像人生最美妙的相遇之后更加有趣的前戏,令你欲罢不能——旅途上,深夜里,“敬说”是你另一个情人或者亲密爱人,聆听张敬,跟自己的人生摊牌!
请加公众号“敬说天下”,总有一天,你会有难以预料的感动与惊喜。

敬音荟专注打造行业精英成为具有影响力的“优质网红”,请电13817732559,姚先生


推荐到博客首页 (0) |  复制链接 |  评论: 0 |  阅读: 656 |  个人分类: 无分类 |  系统分类: 情感•心情 |  发表于: 2017.03.01 14:16

评论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