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客家风情


客家风情

 

      岭南客家山村的夏夜是别有风味、令人神往的。每当风清月白、夜莺浅唱的时候,这个古老的山村就特别具有迷人的魅力:老人们在禾坪上摆上小凳,摊上小桌,左手抱起铜制水烟壶,右手拿草纸卷就像筷子形状的纸媒,猛吹一记,纸媒便燃起来了,点起烟,水烟铜壶里便发出“咕噜噜”的响声,然后舒适地吐出长长的烟雾。于是,讲不完的“古”(故事)便跟在烟雾后面不断头。抽水烟是上朝留下的遗风,男人抽,女人也抽,尽管现在英国的三五牌、美国的薄荷烟在这侨乡时兴起来,但老人们宁可抱水烟壶也决不抽那过滤嘴。有不抽烟的便泡起一壶咖啡,有印尼苏门答腊产的;有巴西产的;有古巴的,也有非洲留尼旺的,大家交换品尝着,不时发出啧啧的赞叹声。这里是侨乡,人们没有喝茶的习惯,倒有喝咖啡的瘾头。老人们聚在一道,便伊呀咕噜地讲起“古”来。

      这时候,小伙子和姑娘们却另有去处。他们不怕神、不畏鬼,他们的爱好是月夜钻山林、穿香蕉林,或者爬麻竹林,——麻竹像松树一样高大,枝桠间可坐人。不过,麻竹枝桠有刺,弄不好会给小伙子屁股上“来一下”,叫小伙子哇哇叫起来,非特别本事的小伙子是不敢去逞本事的。

       当小伙子和姑娘要好时,他们便各自找个要好的坐在山问大青石板上,或倚在高大的龙眼树上,或偎依在潺潺轻弹的山泉边,小声地哼着“十八岁的哥哥呀,坐在小河边……”或者唱“阿哥呀阿妹情意长,好比那流水日夜响……”有时若有一个小伙子惹怒了姑娘,那就像捅了马蜂窝,可不得了啦,姑娘们结成一帮,个个像乌鸡眼,怒目而视。当她们挑谷箩走过小伙子面前时,脚步踩得哆咚响,还故意把担子从左肩换到右肩,趁担子转弯时挑衅地让谷箩往小伙子衣裳上擦一记,同时冷冷地瞪对方一眼,还要高傲地哼一声。要是姑娘们挑猪栏粪或尿桶时,那小伙子可“福星高照”啦:非让你的裤子跟粪呀尿的亲个嘴!这时候,当姑娘们远去时,人们便可以听到爆发出一阵得意洋洋的笑声,非让小伙子气炸肚皮不可!

      不过,聪明的小伙子也有报复姑娘的妙法:当姑娘们恶作剧时,你不仅不要往肚皮里装炸弹(防止炸破肚皮的妙法),而且还要放纵地哈哈大笑三声,再唱一首经过改编的即兴儿歌(唱时要唱得无可奈何、有气无力的样子,越“油”越有高超的艺术效果):

    月光光,秀才娘,

    骑白马,过莲塘,

    莲塘背后一口塘,

    塘边住个小姑娘。

    小姑娘,想情郎,

    情郎不理睬,

    姑娘哭断肠,

    回家告阿姆,

    阿姆笑骂“傻姑娘”……

      唱到这时,远处会传来姑娘嗔怒的叫骂声:“衰鬼,叫你连下辈子都讨不到老婆!”

      没多久,村子里的姑娘帮和小伙子帮会越结越大,仇恨越来越深;甚至连即将与小伙子同床共枕的大姑娘也会几天不理自己的相好,参加到姑娘帮里跟小伙子争个高下,让他尝尝未来的新娘是甜的还是辣的。其结果是斗歌。斗歌最盛的时间是夏夜至中秋。每当夜晚,在四面山坡上姑娘们和小伙子各站定阵脚。斗争从小伙子的“哎——啄!哎呀哉——阿妹你过来”的高音花腔开始,接下去姑娘便回一首“会唱山歌歌驳歌,问你山歌有几箩,唱得蠃我过来嬲,唱不过我快滚开,”接下去便是高音花腔“丢——笃”一声。小伙子便热情奔放地唱开了:“敢唱山歌敢出声,敢放月鸽敢响铃,敢放爆竹敢点火;敢恋阿妹敢放声。”于是,山泉流,山歌不断头,从爱情、相思唱到劳动、志向:从过去!“四人帮”横行时期的苦唱到现在生产责任制丰收的甜,此起彼伏、连绵不绝,直到月影西斜、夜阑人静。唱到最后,结果还是姑娘们唱输了。不知真输还是假败,反正是实实在在的输了,因为姑娘们有言在先:要小伙子唱赢了她们才过去玩,如果小伙子唱输了那就大家都扫兴了。

      在禾坪上谈天说地的老人们,听到小伙子和姑娘斗歌,自然就把话题转到儿女们的婚事上来。那年的一个夏夜晚上,绰号叫尖嘴阿姆正饶有风味地听斗歌,突然,她水烟筒的咕噜噜声停住了,山那边传来了小伙子粗犷的山歌:“姑娘穿个系红衫,花也红来人也靓,新打茶壶惹人爱,十人看了九人帮(拉)。”小伙子叫高佬,个子高,人挺精明,由于父母年纪大,弟妹幼小,家里只有两间泥屋,是村里的穷户。在那年月,有力也使不出来,所以不穷则已,一穷到底,二十几岁的后生还没有对象;山歌中提到的“红衫妹仔”是她女儿,叫靓妹,黑发秀眼,薄皮嫩笋,颜容似春天里的红杜鹃。显然小伙子丢歌过去是想勾引靓妹,尖嘴阿姆不由得心里一阵紧张。她是华侨家属,丈夫早年走南洋,解放初期回来过一次,落下了个靓妹。家里一幢侨乡常见的五厅一井的两层楼房,阔绰有余。她是决不允许自己掌上明珠含在穷鬼高佬嘴里的。听着,听着,纸媒上的红火点烧着了她手指,她触电似的“哎呀”一声,急中生智,连声朝山坡龙眼林里喊道:“靓妹哎——,回来给我拿纸媒!”纸媒就在离她几步远的厨房里,偏要叫远在山上的靓妹回来拿,靓妹嘟起小嘴,十二分不情愿地踏着月色奔下山来。主要歌手靓妹被尖嘴阿姆召回,其余的姑娘、小伙子都怨气冲天,不欢而散。一个小伙子恨恨地踩脚,指天划地地骂道:“这老鬼,做姑娘时比我们还风流呢,她的老公就是唱山歌赚来的。”另一个插嘴说:“还是唱着山歌跑的呢!”

      这可是实在的。尖嘴阿姆做姑娘时是梅县城里无人不晓的山歌王,她丈夫也是有名的歌手。有一年中秋节,两个歌王在山村斗歌,斗得难分难解,直斗到天亮,山歌似流水不断头,连斗三天三夜,还胜负难分,村里族长便做月下老人,给他们拉到一块来了。虽知,新婚燕尔,正逢国民党节节败退,解放军步步紧逼,国民党便来山村拉壮丁,有钱人可以用几担白米抵押,他们夫妻两手空空、两袖清风,吃的是竹节草、猴头、香蕉根,哪来白米抵壮丁?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只好跑南洋。尖嘴阿姆沿韩江一直追到大浦二河坝,涕泪连连,难分难舍。她丈夫唱道:“买梨莫买蜂螫梨,肚里有病都不知。因为分梨(离)故亲切,谁知切梨反伤梨(离)。”十年前,丈夫本想回来落脚,因看到“四害”横行,国无宁日,山穷人穷,他又走了!走得匆匆……

      今年的中秋月夜,由于山村落实了生产责任制,丰产丰收。人逢喜事精神爽,月夜斗歌,盛况空前,人们兴味更浓了。

      尖嘴阿姆像以往一样,抱着水烟筒坐在禾坪沿,一边呼噜噜地抽,一边喜笑颜开地跟人们讲古。一些老人不是喝咖啡就是剥花生,或者吃南洋带回的罗蒂糕,一面吃一面盘起二郎腿讲古。不过,如今讲古,不是像以往一样讲些张飞战李逵,猪八戒闯进祝家庄跟扈三娘成亲之类惹人捧腹大笑的故事;也不是有些老歌手歌喉发痒时爱哼“桃花江上美人窝,美人窝里没有我”之类的消遣曲调,而是讲哪家盖的石灰砖瓦新屋式样好,哪家养蜂蜜多赚钱多,八角钱就可买到一斤纯蜂蜜;哪家龙眼、荔枝结得旺,没有打花压断了几棵枝桠,晒的龙眼、荔枝干全由国家收购,出口到东南亚各国,深受华侨的欢迎;还有哪家儿子、姑娘对上了象,今夜斗歌有好听;谈得更多的是高佬家,小伙子聪颖好学,搭暖房育秧,搞种子杂交,把菲律宾的神米与矮脚南特杂交,培育了抗寒耐旱抗倒伏的新神米,一亩能产一千几百斤,米质比金山糯还软和,单种子出售就赚了大钱,准备造八间一井的楼房,山村里办了石灰窑,二、三角钱就可买到一百斤,山里杉木多的是,且分山到户,要造房可以砍几棵做栋梁、铺地板;要石头只要舍得花力气到石山上去开石方,造一幢房子也不那么困难了。尖嘴阿姆像长颈鹿似的伸长脖子兴味盎然地听得出神,突然,手中燃着的纸媒被人抽去了,定睛一看,原来是靓妹。靓妹飞快地擦一根火柴,点着另一根筷子般长的纸媒,塞到阿姆手里,撒娇地扭动腰肢:“阿姆,我去对歌了,可不许再叫我下山点纸媒啦!”阿姆爱怜地瞅了女儿一眼,笑眯眯地说:“今夜你可要唱赢他来!”靓妹嗲声嗲气地说:“阿姆,我不嘛,我要像你和阿爸一样唱个不赢不输!”靓妹猛地想起父母几十年中过的牛郎织女的分居生活,咯咯地笑了,“不,阿姆,告诉你吧,我偏要唱输!”她说得那么自信而又充满自豪,——唱输了才能过去跟他玩呀!

    他是谁?请听歌吧!

    男声:爱唱山歌讲过来,

    一首唱去一首来。

    三首唱过无首对,

    和涯唔赢快下台。

    女声:今日恋郎讲过来,

    唔贪家产唔贪财,

    涯提一个新条件,

    四化建设好人才。

    男声:建设四化心花开,

    哥妹双双上阵来。

    巧手绣出新面貌,

    阿妹你呀快过来。

      “好哇,小伙子等不得啦!”老叔公把咖啡壶一搁,对尖嘴阿姆说:“高佬恋靓妹,结婚吃喜酒我坐首席!。

      尖嘴阿姆“噗哧”一声笑了:“如今山村落实责任制,田里山上大丰收,糯米酽酒有你的喝,大块猪肉鸡鸭有得食!”

      老叔公探过头来,兴奋地说:“侄媳妇,听说大侄儿要从南洋回来定居啦,这可是双喜临门呀!”

      尖嘴阿姆咧嘴开怀大笑:“孤鸟恋旧林,落叶归根啊。如今妹仔大了,山村富了,要肉有肉,要鱼有鱼,这番鬼回来呀,饿不死他啦!”

      夜,这么美,歌声笑语溶进月色里,使山村的夜显得更富诗意,分外多彩、迷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1) |  复制链接 |  评论: 2 |  阅读: 4584 |  个人分类: 无分类 |  系统分类: 情感•心情 |  发表于: 2016.11.03 17:01

看好该帖的朋友们:


评论


 回复 发布者:居高望远
2017-12-09 22:27
来学习!

 回复 发布者:13677746231
2017-09-03 17:18
股票短线,稳赢私募,按仓位抄最底模式,免费先赚10%,成功率99%,本金安全下先盈利.QQ2655869859微信13677746231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