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哦,小草


哦,小草

丘峰


       我不善惹花却善弄草。

       我生长在岭东客家山村。那里一年四季花事很旺。春节来临,桃花枝头春意闹,杏花梨花白满坡。满山的杜鹃花,遍野的山稔花,开得极盛;梨花、油菜花和各种野花缀满山野,开得热热闹闹的。即便是冬天,山野间也还开满野菊花和一些不知名的野花,美不胜收。

      少年时代我告别山村,考进大上海读书,此后一直在上海生活。上海滩满目高楼,除了街道商店,还是街道商店,我感到压抑,于是萌发在家中阳台种花的想法。不料,我买来的君子兰、黄牡丹、紫兰花等各样鲜活的花都被我先后侍弄死了,我感到悲伤。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在撒手西归的君子兰盆里竟长出几棵草来,我狠狠把它拔掉。不久,居然从泥土里又爆出嫩草来。我很佩服它的坚强的生命力,不忍心再去摧残它。

      嫩草蹿得很快,没多少时候便分蘖了,细细的枝桠间绽出嫩芽来,嫩芽又长成坚韧的草枝,绽出绿叶,接着又分蘖了,花盆里竟然绿盎盎的。

      但草毕竟是草,贱得很,我没有太多的兴趣。我把草盆搁在阳台上,任它风吹日晒,管它春夏秋冬。

       酷夏,上海整整一个多月未下雨。日里太阳很毒,晒得我脸上、手上起红红的小泡。我不敢出门了,甚至连阳台上也很少问津。每日里关紧房门,以防暑气侵袭。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想,看看小草罢,大概嫩草已被晒成干草了。当我视线扫过阳台一角时,顿时怔住了:只见小草覆盖了整个花盆,细细的草茎一节一节往下垂,修长修长的绿叶一层一层往下坠,就像披散下来的绿色瀑布,竟然垂下一公尺长!

       我不由惊异小草的坚强的生命力,我赞叹小草的自强自立的精神。同时我发现,这盆小草绝不比吊兰逊色:修长的叶子很动人,细细的茎很柔韧,披垂下来的姿态很美。

       于是,我把它捧进房间,置放在书橱顶端,让修长的小草从橱顶披泻下来,点缀着古红色的书橱。我发现,披离的小草竟然有一种难于言表的美意。

       有个朋友来访,看见我书房里的蓬松流泻的小草,竟注目流连,惊奇地问:“什么品种?哪个国家进口的?”

       我笑而不答。上海滩时兴进口,就连花也有从国外空运来的。这位仁兄看到从未见到的垂盆小草,自然以为是进口的了。

       没想到过了些时候,小草的叶开始失去光泽了,有的叶开始泛黄,既而变成褐色,最后枯萎了。小草不再长嫩叶了,似乎停止了生命。我暗忖是否我浇水过勤使小草‘泻肚’,抑或在见不到阳光的房间里使它失却了活力?

       我把小草放回到阳台上,一任它风吹日晒,而且特意把小草披下阳台外,让路人也看得见它的美姿。大概是小草回到了大自然,它又泽亮鲜活了,叶片又嫩绿了,生长又旺了,它的柔姿展示在大自然中,展示它美的魅力,在微风中摇曳,在烈日下生长,显示它强劲的生命力。路人在驻足观看,无不赞叹它的美姿。

       有一天,我那位朋友又来了,他走进书房,没看见那盆小草,很有些惆怅,自言自语说:“外国的品种都很难侍候的。”

       我说:“真正美的东西都是大自然赐予的。”

 

                     2013年10月9日5:56于上海寓中

 


推荐到博客首页 (1) |  复制链接 |  评论: 0 |  阅读: 5369 |  个人分类: 无分类 |  系统分类: 情感•心情 |  发表于: 2016.10.18 09:45

看好该帖的朋友们:


评论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