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别了,我的老坦克


别了,我的老坦克

丘峰

        那天,我骑着我的“老坦克”到上海师大办事,突然“嘎嚓”一声,倒在地上,再也踏不动了,我心里着实凄凉。
     本来,我的“老坦克”还是“老有所为”的,身子板还算结实,尽管车轮滚动时免不了发出痛苦的呻吟,但它总是不知疲倦地带着它的主人――我,向前滚动着,艰难地前行,有时,我甚至把它具有韵律感的“吱嘎”声当作它前驱时的节拍呢。
    说起“老坦克”,它有一段长长的历史。那是1956年我大哥丘山从印尼回国读书时带回来的,是荷兰产的女式“汉堡”车,这自行车当时在国内有如当今汽车的宝马一样高级珍贵。那年,我大哥先是回到广州读华侨补习学校读书,嗣后考取浙江大学,毕业后分配在上海化工研究院工作。这辆老坦克跟着主人“南征北战”,从不懈怠。
        待到1977年,我大哥全家出国后,这“老坦克”便跟随了我这位新主人了。
     老坦克跟着我没有享过一天清福。先是载着我每日上班下班,无论刮风下雨,白天黑夜,总是奔波不停。后来到了80年代中,我从上海文艺出版社调到广州《花城》杂志工作,“老坦克”也跟随主人调动到广州。这时的“老坦克”垂垂老矣,每日里仍然无怨无悔地侍候主人。每日从区庄载着我到东湖的花城出版社上下班,几乎跑遍广州城。有一回,一位小青年见到它,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随后,小青年把住车把手问我:“我用两部新‘凤凰’换你的车如何?”我愕然了。这时的“老坦克”已经“服役”三十余年了,车身没有光泽,钢圈还有些绣斑,一点都不起眼。小青年笑笑说:“这车钢圈是不锈钢的,只要用油一擦,浑身闪亮呢。”多少年来,“老坦克”风里雨里伴随着我,它的青春年华献给了我的家族,人车之间互有感情或者
        互有感应吧,我怎么舍得把它抛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呢?
        这次老坦克离我而去,妻子多少有点内疚,说:“你看,当年如果你换两部新的……”
        我确实也有些后悔,但我悔的不是当年没有把它换成两部“凤凰”,而是我太折磨它,太不爱护它,致使它在世上只活了42个春
秋!
        是的,我只管使用它而不给保养,每次用完便把它丢在露天,任它风吹雨打日头晒,长年累月不加一次油,不擦一次,用了再用,用了再用……我真愧对它!而它却似乎不计较这些,只要车轮还能滚动,它便让我骑在它身上任我驱使,直到它撒手西归。此刻,看着它静静地躺在地上,了无声息,再也“叹”不出“吱嘎吱嘎”声了,我的心有些悲凉。
       对于它的后事如何料理,也着实让我踌躇一番。就让它长眠上海师大新村里的野草从中,进行“草葬”吧?我于心不忍,况且也有碍风景;把它拆零卖给街上修自行车的摊主吧?例如,它的不锈钢钢圈恐怕比某些国产的新钢圈还管用呢,它的钢架子恐怕也还比某些国产
的架子坚实呢。
        唉,死了还要肢解它,我还是于心不忍!
        看着躺在地上的“老坦克”,我想起它的种种好处来,似乎它的一生就是为人们作贡献。
        对了,我把它送到旧货店去,让它去回炉,像凤凰涅槃一样让它在烈火中永生!
        于是,我把它送去了,旧货店的人正在左看右看估值多少钱,我却头也不回便走了……

                                                 1997年8月23日初稿
                                                 2010年12月26日毛主席诞辰之时重改 

                                                   文汇报97.8.23


推荐到博客首页 (0) |  复制链接 |  评论: 0 |  阅读: 5048 |  个人分类: 无分类 |  系统分类: 情感•心情 |  发表于: 2016.10.11 09:52

评论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