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厨房里的菜园


 

厨房里的菜园

                                丘峰


     家居沪上高楼,面向浩浩荡荡的黄浦江,背靠热闹非凡的徐家汇,楼高26层,头顶青天,手抚白云,俯看街市,车如甲虫人如蚁;远看浦东,江面如练,大桥如虹。大都市的景色尽收眼底,心里的烦恼都随风而去。

     我不由赞叹:住高楼的感觉真好!

     住高楼还有个好处,就是房间明亮,阳光充足,尤其是厨房,在阳光照射下显得更加宽敞明亮,真乃烧饭做菜的理想之地也。

     不过,住在高楼也有不理想的事儿。譬如说,妻子烧菜时,姜葱是少不了的,而她买菜时老是忘记买这些配料。于是,她常常摆出家庭主妇的权威,吆喝着要我下楼去买这买那,买姜葱调料是少不了的。我稍有违抗,她便佯怒圆瞪大眼:“你没看到我正忙着吗?”

     可不,下饭要好菜,菜要烧得色香味俱全,以便满足日益提高的胃口。补脑与健身,智与力俱长,才能保证永不下岗。想到这里,我只好从命,乘电梯下楼,而后是到棚取自行车,过人流,穿小巷,挤菜场,与“买汰烧”者为伍,拜“讲斤两”者为师,真苦不堪言也

     一日得闲,忽发奇想:何不去看妻子烧饭做菜呢?一来可作消闲,二来做老公的亲临现场慰问,可以鼓舞士气,让她做好菜好饭给我享用,何乐而不为!

     于是,我踱着方步走进厨房,笃悠悠地看妻子炒菜,欣赏妻子绝妙的烹调手艺,并且不失时机地赞叹几声,以表彰她的丰功伟绩。

     请读者注意:上海家政理论研究的杰出学者丘峰先生认为,用激励机制可以使夫妻和谐,达到夫唱妻随的美妙境界,有助于家庭的安定团结。尤其在厨房里,应适时给予妻子无限的丈夫文化关怀,可以提高妻子炒好菜的积极性,同时提高妻子勇攀烧菜高峰的自信心。

     丘峰先生还证实,只要丈夫能在厨房里积极安抚妻子,例如,拍拍妻子的肩膀,摸摸妻子的头发,看看锅子里菜色如何,然后以委婉的音调赞美几句:“嗯,你怎么这么会做菜呀?”“喂呀,色香味俱全,你真可以进入吉尼斯了呢。”再然后,你就可以回到客厅里的沙发上,翘起二腿,稳稳地等着美餐一顿。丘峰先生说,你如果不信,可以试试看,保证收到满意的效果。据说,这是丘峰先生治妻的秘方,传男不传女的――这是题外话了。

      妻子虽然知道我毫不吝啬赞美词的运用,是为了自已的口福,也还是极高兴地接受我慷慨赠她的高帽子:“你的烹饪水平真高!”

     妻子笑容可掬地说:“你嘴馋了是不是?”

     我连忙掩饰说:“说我不嘴馋不是实话,但我说你水平高却是大实话,我的宝贝安琪儿!”

     妻子喜形于色:“凭我的老公一句实话,我就要给老公烧个好菜好饭,这辈子当牛做马也心甘情愿了!”

     我真个喜不自胜,赶紧顺竿爬:“我再说一句实话吧,以你现在的水平,连香格里拉的特级厨师都有要拜你为师哉!”

     妻子微微一笑,默不作声。

     我想,这下坏了,她肯定是在思考治夫的计谋了!

     这时,我干脆再来一手,先下手为强,把她捧上天,赶快堵住她的嘴巴:“老婆,我说呀,现在当权的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我的老婆有如此高超的烹调水平,竟然没人识宝。”

     我的话还没说完,老婆露出笑意,频繁地点头,还不时向我飞来眼色。

     我心里暗叫,不好!她心里想坏主意了,但我还是能吹则吹,能捧则捧:“不过,话说回来,我老婆只是不要出名,否则,哼,去参加国际烹调大赛的话,准打遍天下无敌手!”

     不过,丘峰先生的家政理论虽然高明,但也难免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可不,这次妻子似乎识破我的险恶用心,轻轻一笑之后,突然睁大眼睛:“去去去,站在这里干什么,你没看见没有葱了吗?”

      我心里一怔,心里不由暗暗叫苦:“这下子本老公拍马屁拍到马脚上哉!”

      妻子见这情形,接着又笑眼盈盈地给我扔还一顶桂冠:“喂,老公!如果有买姜葱的国际比赛,有你这样的智力和体力,准能夺冠!”     这时,她见我还嬉皮笑脸站着,并不想去菜场争夺世界级买姜葱的桂冠,便一声断喝:“还不快去!”

      唉,妻命难违。我苦心制作的高帽子抵挡不住妻子要我勤跑菜场、奋勇夺冠的决心。

      俗话说:牛耕田,马吃谷,各人自有各人福。有一天,我真的发现了我的福之所在了。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冬日。那天,我又站在宽敞的厨房里细心观察妻子准备争夺“国际炒菜冠军”的表演,我还准备写一篇“靓妻夺冠”的激情文字,向世人公布我这位家政学专家教育与研究妻子的辉煌业绩。

      。。。。。。妻子忙碌着做菜,我忙碌地观察,各忙其事,互不干扰。蓦然,我想起那次妻子要我勇夺“买姜葱冠军”的事,真的还心有余悸呢。这时,我的目光被照进厨房的金灿灿的阳光吸引住了。冬日的阳光分外耀眼,柔和可人,把窗台,灶台照得明亮。

      我突发奇想:要是在厨房里种上姜、葱、蒜及香菜之类,妻子烧菜时不就可以就地取材了么?这样本老公便可省去乘电梯,骑跑车,挤菜场去买姜葱“夺冠”的苦难了。想到这里,我扭头就往电梯间跑,妻子莫明其妙地盯住我喊:“你干吗去?”

      “本老公去买姜葱呀!”

      妻子噗哧一声笑了:“老公哎,你这书呆子!你刚才不是买回大把葱吗?”

      我头也没回便往菜场冲。不一会,买回大把葱。妻子不解地看着我。我把葱往砧板上一放,挥刀把葱砍头示众。然后,找出几只花盆,把葱头全到花盆里,再把花盆置放在窗台上。这时,妻子恍然大悟,笑说:“ 这倒是懒人想的懒办法!”

     不仅如此,我还在厨房窗台外用三角铁做了一排花坛,再在花坛上摆了花盆,种上大蒜头和姜。

     真是砍头不要紧,只要有颗心。不久,被我砍过头的葱们在阳光下长出了嫩绿,日渐长大。盆子里的大蒜也由黄芽变成绿叶,厨房内外,葱蒜满盆了,真是爱煞人哉。

     这样,我和妻子各得其便,相安无事。妻子烧菜时需要葱蒜,随手可采,而本人也免除跑菜场“争冠军”之苦了。

     我终于可以在妻子忙碌做饭烧菜之际,优哉游哉地翘起二看新民晚报了。     

            

                             2000年2月10于上海东安路32606

                             20095201646修改于徐家汇寓中    

 

 


推荐到博客首页 (1) |  复制链接 |  评论: 0 |  阅读: 3046 |  个人分类: 无分类 |  系统分类: 情感•心情 |  发表于: 2016.10.11 09:47

看好该帖的朋友们:


评论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