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第一次世界杯的记忆



很多老一点的球迷(70后)应该已经很熟悉意大利之夏那届比赛了。当年我才10岁,暑假睡在沙发上,爷爷总是半夜开电视看球,我还问爷爷为什么世界杯要半夜三更打。其实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开幕式上的女模,一共有三个露点的,还有那首意大利之夏,最好听的体育歌曲,作曲的就是88年奥运会手牵手的作者。那是我第一次接触世界杯,当时不明白大人们为什么为世界杯疯狂,知道我也变成大人了!阿根廷是我接触的第一支球队,因为马拉多纳,在那个相对封闭的年代是被人们提起最多的外国人。这支球队也成了我后来的主队,不管输赢。90年的阿根廷后来被评为史上最无耻的球队,没有之一!
  我还是简单回顾一下这届世界杯阿根廷的历程,揭幕战0-1输给喀麦隆,次战2-0战胜苏联(老马再次上演上帝之手,不过不是进球,而是在本方门前挡住对手的射门,但和四年前一样逃过了裁判的眼睛),第三战1-1打平罗马尼亚,最终积3分仅获得小组第三,当时6个小组中成绩最好的4个小组第三也可以进入淘汰赛,由于有两个小组第三仅积2分,所以阿根廷惊险出线。
  然后就是面对巴西的八分之一决赛,巴西三次打中门柱,老马一次妙传,卡尼吉亚单刀得分1-0。
  与南斯拉夫的四分之一决赛互交白卷,点球3-2胜。
  与意大利的半决赛90分钟1-1(卡尼吉亚头球破门。意大利的第一个失球,曾加唯一的失球),点球4-3胜。  
  与德国的决赛0-1负。

  该说说这次阿根廷的阵容和打法的改变了,本届他们的阵型基本就是442,确切地说叫4411。这支阿根廷有且只有三个人,也只需要这三个人:
  门将本来还是蓬皮多,但他在小组赛第二场刚刚开场十分钟后的一次出击与队友相撞受伤,大鼻子只好用替补门将戈耶切亚换下了他,谁料这次换人后来就改变了本届世界杯的进程。就是这个神经的门将,世界杯前没人认识他,世界杯后没人知道他,但就是他,为这届世界杯而生的,世事就是那么得难以预料!此人本是第三门将,第二门将因为得知自己替补之后愤然离队,世界杯也不踢了。
  后防线上不说了,我不认识,也没有人认识。
  前卫线上,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一个老马,那个每场比赛对方至少配两个保镖的人。老马,毕竟30岁了,拿球组织上的老辣不言而喻,但已经不是巅峰时期马踏连营、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时候了,加上有伤在身,所以他也只是更多地策动进攻,像上届那样还能多次扮演终结者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了(本届大赛7场比赛他一球未进)。
  前锋则是马拉多纳配搭——巴尔博,没错,本来巴尔博才是比拉尔多钦点的正选突前中锋,但他在揭幕战与喀麦隆的比赛里表现不佳,从此被打入冷宫;而替补出场的卡尼吉亚虽未进球,但其风驰电掣般的突破令对手两人被罚下,自然打上了主力。就是这个风之子,这届世界杯进了两个球,一个淘汰巴西,一个干掉东道主意大利,气死人无数!
  人选说完了,该说打法了,上届比赛横扫天下的前场自由人打法已经威力不再了,原因呢,主要有两个,第一,86年时有一个跑不死的布鲁查加,他往返冲刺于前锋线与前卫线之间,一人当两人使,而本次大赛前他似乎一直受伤病困扰,大概没系统训练吧,这次比赛一亮相,感觉人胖了一些,本届大赛上,他基本就是在老马身边策应一下,不可能像上届比赛那样还能冲到前面打前锋,因为一旦冲上去就跑回不来了。
  指望不了老马进球、指望不了布鲁查加进球(本届大赛只打入1球),只好指望卡尼吉亚了,风之子当然很厉害,但有一个问题,他是个标准的速度型,防守反击战的利器,但并不是真正的中锋。
  86年时球队有很强的巴尔达诺,本次大赛什么都没有,这样看来,球队进球的各种武功——老马的突破得分、布鲁查加的后插上得分、中锋的包抄得分全部报废。
  于是只剩下一招,全队龟缩防守,得球后交给老马,老马向前一脚——卡尼吉亚去追吧,追上了就打一脚门,追不上就回来,让对手进攻,咱们等下次。打平的话,来吧,点球伺候,我们有神奇的戈耶切亚,只为这次世界杯而生的戈耶切亚。

  要说意大利队被称为防守反击型球队,但其实他们的打法并不保守,更像是一种稳健,球队在扎紧篱笆的同时依然拥有着大量的得分手段(既有快速反击,还有远射、定位球、边后卫助攻等等很多)。 
  而90年的阿根廷没有太好的战术,8-9人死守→老马传球→卡尼吉亚射门这个途径成了他们唯一的得分手段,球队在小组出线后的4场比赛里只打入2球(全部来自卡尼吉亚),而86年时他们在同样的4场比赛里可是打入8球啊。
  一个淘汰赛里每两场比赛才能打入1球的球队如何栖身决赛?——还要有个戈耶切亚。
  死守、拖延、磨,一旦对手被拖入点球决胜,这个偶然出场的替补门将的机会就来了,本次大赛点球决胜对手共罚了他10个球,成功率只有50%,他扑出4个,对手踢飞1个。
  阿根廷侥幸小组第三出线之后,面对的是老对手巴西,巴西当时如日中天,89年美洲杯冠军,小组赛三场全胜,队中球星云集,连罗马里奥也没有主力,于是当时的舆论一边倒认为巴西将取胜。90年代的阿根廷是巴西的克星,之后91、93美洲杯没有老马的阿根廷两胜巴西说明了问题。这场比赛原来我一个舍友也在看,本来昏昏欲睡的人被直接惊醒了:全场比赛巴西按着阿根廷狂揍,三次门柱,两次空门,还有N次单刀,各种射门表演。然并卵,邓加一时的疏忽,老马中场得球,邓加立即飞铲老马,球王当然知道你的招数,将球一拨,随后躲过铲球;巴西中后卫立即扑来,这时候球王解释了为什么他是球王,将球往右一推,刚好你以为能够着其实又够不着,过了一个,杀向大门,剩下的三个后卫尿都出来了,连忙一起扑过去,至于其他,不管了,也管不着,就是想抢老马的球。马哥体力不支,只好传球了,传给谁?就是那个只会冲刺的风之子。卡尼吉亚得球后已经无人防守,晃过塔法雷尔,射空门,身后是四个绝望的黄衣人。是的,就一次机会,足够了,足球的魅力就在这里。阿根廷淘汰巴西,看台上留下巴西美女咬着手指哭泣的画面....

  八强对手是南斯拉夫,是的,就是还没有分裂的南斯拉夫。当年的南斯拉夫强大到变态,贝利赛前就看好他,可怜的南斯拉夫!斯托伊科维奇、普罗辛内斯基、萨维切维奇、潘采夫、苏克、博克西奇,还有禁赛的博班,变态的南斯拉夫。开场不久,经验老道的马球王就让对手下去一个人,然而,多打一个人的阿根廷居然拿对手没办法,全场被动。倒是南斯拉夫不停制造威胁。这场球,是马拉多纳和斯托伊科维奇的唯一对决,东欧马拉多纳啊!我阿无耻的战术把比赛拖进了点球。点球,点球,不要给对手机会,戈耶切亚今晚上帝灵魂附体!前三轮,球王罚失,我阿落后,关键时候,上帝派来了戈耶切亚,阿根廷涉险过关,杀入半决赛。

  半决赛对手是东道主意大利。意大利,强队,当时的三届世界杯得主,球队实力如日中天,加上东道主的绝对优势,拿世界杯冠军如探囊取物,杀进4强,居然一球未失,链式防守、混泥土不是吹的。强大的后方有巴雷西、马尔蒂尼之流,守门有增加,加上新秀巴乔,就是4年之后一个人在美利坚把意大利背进决赛的巴治奥。但是,比赛的地点是南部的那不勒斯奥林匹亚球场,是的,就是马拉多纳所在的球队,马拉多纳的主场。凭借马球王的魅力,那不勒斯的意大利人居然为对手呐喊,这在足球史上绝无仅有,东道主的球迷居然为阿根廷呐喊?是的,因为球王,他就是那不勒斯的象征。当然,意大利不可战胜,特别是开场不久,最佳射手进球了,意大利领先。完了,如果是其他的球队,只有等死的份:意大利的四个后卫,在中场稍后就组成了一道铁链,什么?后面还有三个人?那是拖后中卫。等等,后面还有一个巴雷西。哦,他是自由人,至于他为什么站在最后,因为他是自由人,他喜欢。然后还有一个曾加,多么让人绝望的阵容。阿根廷并没有好的机会,进攻也没有什么办法。然而,就在马哥系鞋带的时候,奥拉尔蒂切亚一个瞎蒙的传中,卡尼吉高高跃起,后脑一蹭,头球破门,曾加的出击失误了,意大利第一个失球,曾加第一个失球!随后,比意大利更意大利的球队出线了,除了老马,就是死守。东道主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红牌罚下阿根廷一个,补时14分钟,原因是裁判忘了看表。然并卵,最后还是点球决胜:戈耶切亚再次扮演了上帝。这是当届世界杯战胜意大利的唯一的可能,尽管可能性极小,但是,阿根廷做到了,也只有他们能做到!
  此外,由于球队一直处于被动防守状态,为了破坏对手的进攻也只好粗野一点了,他们在整个世界杯的7场比赛中得了22张黄牌,四强里的其他三队在同样的7场比赛里获得的黄牌数为西德8张、意大利6张、英格兰6张。
  如此多的黄牌令他们闯入决赛时发现有4名大将不能上场:卡尼吉亚、朱斯蒂、奥拉尔蒂切亚、巴蒂斯塔。

  虽然卡尼吉亚缺阵,比拉尔多仍不准备启用巴尔博,宁可使用本次世界杯从未首发的德索蒂;而由于朱斯蒂和巴蒂斯塔都停赛,与巴苏阿尔多搭档的后腰只好用了只在小组赛里上场过一次的洛伦佐;奥拉尔蒂切亚的左后卫位置则由中卫西蒙客串,鲁杰里回归老本行打中卫,右后卫由森西尼顶上(就是后来效力过多家意甲球队的那个森西尼)。

  以如此残阵出战的阿根廷自然更是防守至上,偏偏德国队也同样小心,大家想,这已经是德国人连续第三次进入世界杯决赛了,前两次都输了,尤其上届就是输给阿根廷,德国在场面不落下风的情况下被阿根廷一次任意球、两次快速反击击败,难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故而比赛较为沉闷。

  中场休息时大鼻子大概是觉得扼守中路的鲁杰里的状态让他不放心,于是开始换人,他用蒙松换下鲁杰里来打左后卫,西蒙回到中路。

  下半场德国开始大举进攻,毕竟谁都不愿与阿根廷耗到点球决胜,结果克林斯曼的一次突破,蒙松不理智的飞铲——红牌。

  少打1人的阿根廷更加捉襟见肘,终场前5分钟森西尼铲倒沃勒尔被罚点球,球队0-1落后。这个点球是误判,不应该是点球,但是,全世界人(阿根廷球迷除外)都支持这个误判,因为这个误判使正义得到了伸张。

  其后德索蒂在死球时对科勒尔粗暴锁喉,领红牌出场,阿根廷彻底无望。

  这两个红牌和一个点球的判罚也是多年来争议的焦点,那些老马和阿根廷队的拥趸都将此作为国际足联迫害阿根廷的证据。

  客观地说,这三次判最多也就是量刑可能有一点点重,同时阿根廷门将戈耶切亚之前曾有一次放倒奥根塔勒而逃过了点球判罚,因此不能说是裁判故意与阿根廷为难。

  颁奖典礼上,老马委屈的像个失去心爱玩具的孩子

  以90这支阿根廷队的实力和状态,如果球队在小组赛就出局也都正常,或者败于巴西、败于南斯拉夫甚至败于意大利都可以接受,偏偏历尽艰险终于杀到决赛后倒在了最后5分钟,看来上帝一定要借阿根廷之手(反正老马4年前欠上帝一个人情,他老人家的手你总不能白用吧)扫除意大利、巴西两大热门和南斯拉夫这匹黑马从而成全贝肯鲍尔,谁让他绰号凯撒大帝呢,自然应该在罗马登基(90世界杯冠亚军决赛在罗马奥林匹克球场举行)。

  我不想评价这种观点是否正确,只想说一句,对于当年的老马来说,他既是球队的梅西,又是球队的哈维。

  八十年代前期的阿根廷是一个不幸的民族,内有军政府的镇压和秘密屠杀,外有马岛之战的屈辱,他们需要民族英雄的出现,因此当老马率队勇夺金杯并登顶球王之际(特别是战胜英格兰队,哪怕靠手球),整个国家和人民就把他推上了神坛,即使他在心智上其实永远都只是个十几岁的顽劣孩童。

  而在其身后多年,精英荟萃的阿根廷始终活在马氏神话的阴影与压力之中,所有的天才都被拿来与老马比较,每一支出征的球队都被赋予了整个民族的重托。
  我们只能默默地为阿根廷送出祝福。
  鹰有时比鸡飞得还要低,但鸡永远都飞不到鹰那么高。
  好运,我的潘帕斯雄鹰!

推荐到博客首页 (0) |  复制链接 |  评论: 1 |  阅读: 4464 |  个人分类: 无分类 |  系统分类: 娱乐•体育 |  发表于: 2015.10.24 01:45

评论


 回复 发布者:畲江镇亚刘
2016-01-28 20:57
看世界杯半决赛以后的足球比赛是一种艺术感受,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