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忆朋友夏老师


忆朋友夏老师

 那一年夏天,他彻底离开了梅州,离开这住了数年之久的中学宿舍楼6楼。他拖着2个皮箱,穿着T恤、短裤、运动鞋,大踏步地走向校门口,期间回了一次头,挥了一次手。我意识到,这一别,已是天涯。

而留下来的,是多少难于忘却的往事呐。

在这6楼,我最早认识的就是夏老师了。那时,初来之际,楼层冷清,夜来寂静。连着几天,白天并未看到隔壁有人出入,只是到了晚上,突闻哒哒哒的脚步声,隔壁之人开门,轰隆一声推开,声如巨雷。一墙之隔的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怕是一个粗鲁之人吧。然而,却始终未见真颜,却又未敢贸然打扰。终有一天,房里停水,敲门借水。这才看清此人:粗眉小眼,厚厚的眼镜、围嘴的胡子、单眼皮下犀利的目光、齐膝的短裤,一口还算标准的川味普通话。喝了水,也就认识了。

现在想到此人,脑中便有几事浮现。

他毕业于名师学府北师大,为人极是聪慧。某天晚上,我执笔摊书,奋笔疾书,埋头写教案。这厮一把推开房门,笑咪咪地半仰着头踏进来,因眼小嘴大,笑起来见嘴不见眼的,画面甚是奇怪。哟,又在备课?嗯。不错啊。说完他就在房里走动了起来,拖鞋哒哒地响,由东北而西南往返不已。吵得我心烦意乱。停!停!搞啥子呢?还让不让备课!”“别吵,我在思考,我也备课。直到十分钟后,我再也忍无可忍,强行推出门去。只听他哈哈大笑着说我备完了!我心里暗暗来了一句:禽兽,但随后又是佩服不已,备课可以如此简单啊。其后,每晚总是听到这种备课的噪声,在我这边或者在隔壁。很多时候,我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他便知何意,我一边引为知己,一边又头痛不已。

聪明之人自有一股傲气。有一天,正是夏天中午,热得不行,我穿戴好衬衫西裤皮鞋准备出门。恰巧碰见他也出门,提包阔步,七分短裤,一双黑皮鞋。问及何往?回曰上课。我无语……又一天,一起踢完球吃完饭,两人走路回来,校警拦下他,问是何人。他竟一摆手没看校警一眼,大摇大摆走了进去。校警张飞一般瞪眼大喊站住!他径直去了。回头我问他,他愤愤地说,这个月被这人拦了近十次了。我认真一打量,头发有点卷,目光犀利,短裤装,一看就不像本地人,难怪校警误会了。

其虽是四川人,却也爱球。每至课余周末,邀上八九好球之人,弛骋绿茵,不亦乐乎!常见一男着曼联球衣,平底鞋,往来冲突于人群中而不知疲倦者,便是夏老师也。此君传球一般,带球一般,意识良好,体力一流。只见他抢断、运球、奔跑、过人,冲至门前,一对一面对门将,射门,球飞了,此球不进比进还难,令观者无限惋惜捶胸良久。然而,他不怒不气,仍是那样执著地奔跑,似乎也是他人生的一种写照:拼搏不止,不问结果。同队的往往受到鼓舞,都注了鸡血一般,狂奔起来,结果基本上是胜多负少。

有一天我正备课,忽然隔壁又传来一波波哈哈大笑的声音,我赶紧停下手头的事跑过去一看,只见他端坐电脑台前,身子前倾,一手托下巴,一手捋头发,笑得没完没了。原来是在看猫扑网论坛,能够看文字发笑的,平生罕见,令人暗暗称奇。

他还严重影响了我多年形成的饮食习惯。活了二十多年,从来不知川菜为何物。这天,他领了工资,兴冲冲对我说,走,请我吃饭。事隔多年,犹记得是文化公园一老字号川菜馆。点的其中两个菜是:麻辣鸡丁、水煮肉片。我之前并未吃过辣,眼前一片红,无从下筷子。眼见他吃得面红耳热,高声叫爽。因当时是第一回吃川菜,我静静地观察了桌面约五分钟,大号碗里的水煮肉片,干辣椒漂浮在油水上面一片红,不敢动,另一个干锅肥肠也是红红的,只有红椒炒鸡丁看起来没那么恐怖,就吃这个好了。看着不咋样,花生粒大小的鸡丁,一口下去,厚重的麻辣感从舌头蔓延到嘴唇、舌尖、舌根,顺沿到喉咙,如万蚁噬心如热锅之蚁,辣得死去活来痛不欲生。连喝几口水也无济于事,这嘴辣得合不上也张不开。夏老师开始是慢慢地笑了,到后面张大了嘴哈哈大笑,这水煮肉不辣。我将信将疑,一试,果然如此,水煮肉片带着辣的味和肉的香,夹杂着丝丝的酥麻,口腔里是从未有过的酣畅。从此,对川菜便有了喜欢,有了第一回也有了第二回,接连下了几次筷子。礼尚往来,如此几番,渐渐爱上了川菜。几年来,两人形影不离,进出川味馆,吃香喝辣,花费甚巨,这是后话。

多少个寂静的夜晚,我们楼顶月下促膝长谈;多少个下午,我们一道快意球场;多少个寒冷的冬夜,我们同床不共枕相互取暖-----他怕冷,挤我的床(他房里袜子时常四散于地,我却是不敢久呆的)。有一阵,他的女同学来了,后来是他母亲来了,热闹了几个月。留下了多少美好,但我们究竟不是断背山,他有了意中所爱,于是乎从来少喝酒的他也开始带醉而归了。终于,那个女生并未接受这个富有才华的外地人,感情失意让他义无返顾地走上了考研的道路。

他的英语底子我是敬佩的,虽然我也是大二过了大学英语四级,自以为尚可,但自有一天见他手握文曲星背单词后便服了。凭着踢球的那股韧劲和英语底子好,考研第二年就考上了北师大的硕士。后来,他辞职,离开,后面还去美国做访问学者,回来后在天津做了一个高校老师。

从离开起,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只是,逢年过节,互相问候。在梦里,偶尔还能梦到。



 


推荐到博客首页 (0) |  复制链接 |  评论: 0 |  阅读: 357 |  个人分类: 情感 |  系统分类: 情感•心情 |  发表于: 2019.11.28 16:48

评论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