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当我觉得饿了,我就吃饭,当我觉得困了,我就睡觉


有人问临济禅师:你是怎么做的?你是怎么修行的?

    他回答得极其简单──你怎么可能用这个回答写成一部自传呢?他说:当我觉得饿了,我就吃饭,当我觉得困了,我就睡觉,如此而已。

    你怎么可能用这个回答写成一部自传呢?临济禅师也不会因此看起来象一个大圣人。这会是一个什么类型的圣人呢?

    临济禅师死了以后,他的门徒在一个寺院里演讲。有一个属于相反宗派的人站起来;他感到非常嫉妒,因为有这么多人来听他演讲。

    所以他站起来说:有一个问题,先生。你说了那么多关于你师傅的事情。但我的师傅才是一个真正的师傅,他能够做出成千上万种奇迹。我亲眼看见过:他站在河的一边,那时候正好是雨季,河水涨得很高。有一个门徒站在对岸,手里拿了一本复写本。我的师傅在这一岸用铅笔写,字就写在对岸门徒的复写本上。你能说出你的师傅做过什么奇迹吗?

    那个门徒说:我只知道我的师傅经常做一件奇迹──每天都做,每分种都做。

    整个大厅顿时安静下来。人们都很好奇,想知道临济禅师究竟做了什么奇迹?

    那个门徒说:当他感到饿了,他就吃饭,当他感到困了,他就睡觉。那就是他所做的唯一的奇迹。

    你不会认为它是一个奇迹,但它是一个奇迹。它是一个十分深奥的现象。它意味着完全自然。你几乎是在斗争。当你感到饿的时候,你不吃饭,因为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当你不感到饿的时候,你吃饭,因为现在是吃饭的时间。当你感到困的时候,你回避它,因为有一个值得去的舞会,或者有一部值得看的电影。当你感到困的时候,你坐在电影院里。当你不感到困的时候──因为电影把你弄得太兴奋了──现在你设法睡觉,所以你不得不服用安眠药。

    不自然已经成为我们自然的生活了。当然,自然也就成为一种奇迹、最大的奇迹;只要喜爱平常的事情──吃、喝、睡、拂面而过的轻风……享受平常的事情,喜爱它们,那么整个生活就会变成一种庆祝。

    爱哈德是对的。他在说一句老子式的话:你一直试图改变或者忍受的问题将在生活进程的本身被清理掉。经验生命,经验它的全部,进入它所有的向度──沉溺于每一个向度,全然地沉溺,到最后你会发现,每一件事情都有帮助。每一件事情,我说的是:甚至那个给你造成很多痛苦的妻子,甚至那个也有帮助;甚至那个你深深喜爱又死得很早的孩子,甚至那个也有帮助;甚至那件因为失败而导致你破产的生意,是的,甚至那个也有帮助。每一件事情!失败和成功、痛苦和欢乐、正确和错误、迷途和回家──每一件事情都有帮助。

    从这个混乱里面出现一种和谐。但是一个人必须全然地经验它。我并不是说每一个人都会达到那种和谐。不是的,那是一种可能性。一个人可能达到,也可能错过,那些错过的人都是努力想要达到它的人。那些达到的人都是不很担心是否能够达到它的人,他们只是一刻接着一刻地生活。

    那个最终的和谐,那个高潮,是一种累积的效应。所以不管你在什么地方,你都要享受,不管你拥有什么,你都要感激。深深地感激──让这成为你唯一的祈祷。不管你去什么地方,都要尽情地去。如果你去找妓女,尽情地去……而我知道,即使你到你妻子那里去,你也没有尽情地去过。如果你喝酒,尽情地喝……而我知道你连喝水都没有尽情地喝过。

    这种不完整的生活无法变成一个高潮;这种生活一直过得不完整、过得支离破碎,它无法创造一个和谐。你在死的时候将是一片混乱──所以你在死的时候总是怕死。当死亡敲你的门时,你将发抖──因为你还没有达到生命的和谐,而死亡已经来临了。你还没有生活过,而死亡已经来临了。迄今为止,你还是不完整的,事实上,你还没有生下来过,而死亡已经来临了。你在发抖。

    一个已经生活过的人、一个已经经历过他的日子的人,总是很美丽地接受死亡,因为再也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做了。他已经完成了所有的事情,他已经经验了一切,他进入过所有的方向。生命所能给予的一切都已经积累在他的里面。他已经积累了生命的蜂蜜,现在他准备好去死。没有其它事情了。

    你知道吗? ── 一勺蜂蜜,一只蜜蜂必须访问五千朵花 ── 一勺蜂蜜要五千朵花!而一磅蜂蜜──科学家估计──他们说蜜蜂必须飞上好几千里。一勺蜂蜜要五千朵花!一勺蜂蜜要五千次体验,成千上万次体验……

    只要记住一件事情:无论你在哪里,你都要全然地在那里,否则你将访问了花,而在离开的时候没有带上蜂蜜。那是一个人所能碰到的唯一的不幸,也是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碰到的不幸。你太匆忙了──只要想想一只匆忙的蜜蜂,她飞向花,但是从来不碰它,因为她忙着要到另一朵花上去。还没有完成,她就飞向另一朵花,但是当她飞到另一朵花的时候,她的头脑里面又有一个想法在渴望飞到另一朵花上。她访问了五千朵或者五百万朵花,最后还是空手而归。不要作这种类型的蜜蜂!当你访问一朵花的时候,要真正地访问它。要忘记世界上所有其它的花──在那一刻,没有其它的花存在。仅仅作一只蜜蜂──嗡嗡地、快乐地享受那朵花。尽可能全然地跟它在一起。这样你就会积累生命的蜂蜜,当你死的时候,你就会死得喜乐、死得狂喜。你生活过了。你的心里没有抱怨、没有不满。

    而我告诉你,如果你全然地、觉知地活过所有的时刻,那么在死亡的时候,你就能够祝福一切──你的朋友和你的敌人。是的,也祝福你的敌人,因为没有他们,你就无法达到这个高潮。他们是一部分,是那个叫做生命的神秘现象的一部分。


推荐到博客首页 (0) |  复制链接 |  评论: 0 |  阅读: 341 |  个人分类: 无分类 |  系统分类: 情感•心情 |  发表于: 2017.06.11 12:37

评论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