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花半浓



春花舒,云书刚打开窗子,一股清香便扑鼻而来。

“老师早!”远处走来了几个小孩子,他们背着书包,正兴高采烈地和云书打着招呼。

“同学们早。”云书微笑着回应道,然后拿起桌上的书本,关上门往学校走去。

           这是一所坐落在大山里的小学校,学校只有一层,有三四个羽毛球场大。学校后面还建有一所宿舍,云书和其他两个老师就在那里进行起居作息,他是从城里来的年轻支教老师,在这里工作了也差不多一个星期,好不容易才适应大山里的贫苦生活。

          云书走进了一间小教室里,教室里只有三个学生,他们看到云书进来后都纷纷站了起来问好,云书简单地打了个招呼便开始讲课了。他教的是五年级和六年级的学生,但班里只有一个女孩是六年级的,云书讲课的时候她总是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的花树。

云书叹了口气,走到女孩的面前敲了敲她的桌子,她这才回过神来。

“小叶子,你还在为你外祖母过世的事伤心吗?”云书轻声问道。

“不,老师,我没事。”叫小叶子的女孩摇了摇头,脸上露出十分牵强的笑容。

“别总是把心事憋在心里,有事的话一定要好好跟老师说,老师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你的。”云书温柔地安慰道。

小叶子的外祖母在四天前去世了,她去世的时候笑得很安详,山里人把她葬在了一个小山岗上,小叶子一连哭了三天,今天才回到教室上课。

云书回到了讲台继续讲课,小叶子听了一会课便又把心神转移到窗外的花树上去了。

          一转眼就到了放学的时间,学生们每天只有三节课,上午就可以上完了,放学后他们都会回到各自的家里帮家人插秧,一到春季,大山里的人都会忙起来。整个上午,小叶子都呆呆地看着窗外的花树,放学后也一声不吭地走了,看着她远去的身影,云书不禁叹了口气,缓缓往自己的宿舍走去。

人总有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云书无法向小叶子解释为什么,但云书相信,时间会带给小叶子答案。

刚回宿舍没多久,门外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云书打开门,只见小叶子正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外。

“是小叶子啊,怎么了?跑得这么急。”

“老师!”小叶子突然大叫了一声。

云书被吓了一跳,急忙端正了身姿:“在,我在!”

“那个......”小叶子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目光低下,声音也跟着沉了下去。

“先进来再说吧。”云书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然后把小叶子迎进屋里,并给她倒了一杯凉水。

“有什么事吗?”云书问道。

“我想和你说个故事。”小叶子抬起了眼神,但目光闪烁不定。

“尽管说吧,说出来心情会舒服些。”

云书的话给了小叶子一丝勇气,她慢慢推开一扇门,把云书领进了一个遥远的故事里......

“不许你任性,花儿!你必须得和阿牛结婚。”泥砖屋内,一个壮汉正气势汹汹地对一个年轻女孩训话。

“我才不要这么早就结婚,要结你自己去跟他结。”名叫花儿的女孩双手抱胸,执拗地把脸转向了一边。

“你要是不结婚就永远别想离开这个屋子!”壮汉骂咧着把花儿锁在了泥砖屋里,然后转身离去。

“哼!”花儿不满地坐在茅草上,心里愤愤不平:离开这个屋子只是迟早的事,用不着她那一根筋的父亲操心。

是夜,壮汉来给花儿送饭,却发现屋子里静悄悄的,他突然大惊失色,连忙开锁,推开门一看,屋子里空荡荡的,哪还有半点儿人影!

“花儿!!!”

         此时,花儿已经跑到了很远很远的山林里,一想到父亲那气急败坏的样子,她就忍不住捧住肚子笑了出来,想关住她,哪有这么容易。花儿提着小灯笼,在林间蹦蹦跳跳的,这次逃出来后如鱼得水,她决定有多远就跑多远。

而在不远处的一个草丛里,两个黑影正在窃窃私语。

“看,我外祖母多么勇敢!”小叶子十指相扣,眼里闪烁着星星。

“她这是离家出走诶?”云书发出了细小的惊讶声。

“当然啦,被关了那么多天当然要逃,可别小看我外祖母,她可勇敢了。”

云书无奈地扶着额头,现在的小叶子根本听不进他说的话啊,远处的灯光越走越远,他只好和小叶子继续跟了上去。

         山里的夜空很美,花儿沐浴着从树叶间洒落下的柔和的星光,手提着灯笼欣然起舞。萤火虫们似乎受到了她的感召,纷纷从草丛里飞了出来,化为一条金色的绸带,披着花儿的肩上,伴随着花儿的舞蹈飘动了起来,流光宛转,如幻如梦,竟把云书和小叶子给看呆了。

花儿与萤火虫共舞,眨眼就走出树林来到了公路上。公路上车水马龙,花儿截停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云书也急忙截停了一辆出租车,和小叶子追了上去。

刚上车,司机就口若悬河地和花儿攀谈了起来。前面的城市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音乐节,那个规模,简直盛大得不得了,保证每一个去那里游玩的旅客都可以嗨翻天......

         音乐节啊,花儿透过车窗看着窗外快速闪过的景色,突然,一支盛装出行的演奏队伍从旁边走了上来。萨克斯摇摆着身子,音符手拉着手跳起了踢踏舞,钢琴不甘示弱,奏出了轻柔绵长的旋律,锣鼓见状鼓起了热烈的掌声,然后把小提琴也拉了进来,各种乐声如同溪流般交融在一起,汇成了波澜壮阔的音乐海洋,直把每一个听众都卷了进去。

        花儿打开车门跳进了音乐海洋里,她拿过一只陶笛,尽情吹奏起来,轻灵的音符如蝴蝶般围绕在她的身边。花儿高兴极了,她从未试过这般自由,这般无忧无虑,所有的烦心事都离她远远的。

云书和小叶子也成了演奏队伍的一部分,不知不觉就和花儿牵起了手,一起载歌载舞,一起狂欢。

这一夜注定无眠,音乐点亮了整座城市。

不知过了多久,花儿的肚子也开始打起了鼓。

“走吧走吧,吃大餐去喽~”花儿拉着云书和小叶子的手,兴高采烈地走进了一间五星级餐厅里。

云书拿起菜单一看,这上面最便宜的一个菜也要上百块!但看到花儿和小叶子充满期待的眼神,云书只好把迈出一半的腿给抽了回来。

“随便点你们喜欢吃的。”云书捂着胸口把菜单递给了花儿她们,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哦。”花儿接过菜单,和小叶子一连点了七八个菜,什么佛跳墙啊,红烧熊掌啊,黄金蟹膏啊,不一会儿就摆满了餐桌。

“云老师你怎么了?啊,我知道了,一定是太好吃了,所以掉眼泪了。那你得多吃点才行。”小叶子嬉笑着把一块蟹膏夹到了云书的碗里。

云书含着泪把蟹膏吃了下去。

茶余饭饱之后,花儿一行人来到了游乐园前。

“我说......能别......别跑那么快吗......”云书停在了原地,气喘如牛。

“对啊,外祖母你跑的太快啦!”小叶子好不容易跟得上花儿的脚步,却也累得香汗淋漓了。

          “太弱了太弱了,才跑了几条街你们就累得不行了,接下来还有一大段旅程要走呢!赶紧跑起来,一二一,一二一!”花儿转过了身子,一边缓缓行进,一边吹着哨子督促着云书和小叶子。

听到花儿的鼓励,小叶子突然又来了干劲,三两步就追上了花儿。

“我的脚要断了,谁来扶扶我......”云书抱怨了几句,抬着双腿跟了上去。

花儿首先来到了过山车前,爽快地抢过云书的钱买了三张票,像孩子般兴奋地跳上了过山车的首席位置上。

“干嘛一上来就玩这么恐怖的!”

         “别老是大惊小怪像个孩子似的,过山车刺激得很呢,我好早就想玩了,这次我们一定要玩它个什么来着......哦哦,玩它个不醉无归!”花儿笑得花枝乱颤,一脚就把云书的抗议给踢飞到了九霄云外去。

小叶子摇了摇头,给云书递去个怜悯的眼神。

         “嘟嘟,出发咯,各位旅客请系好你们的安全带,接下来我们将开始伟大的......啊啊啊——”花儿陶醉地解说着,过山车很快就到了最高点,然后以堪比流星坠落的速度把花儿的话给拉成了一个音。

         过山车速度之快,连疾风都被远远抛在了后面,两边的景物更是直接化为了抽象画,而花儿一行人此时就像是来自外星的怪物,嘴巴都长到眼睛上去了。过山车在闪过一个圈道后,迅速冲上了一条斜坡道,然后——直接飞了出去!

云书双眼泛白,口吐白沫......

小叶子直接石化了,嘴巴张得大大的......

唯有花儿这个没良心的还在狂欢中——“呦呼,飞啊,哈哈哈哈!”

过山车冲出轨道后,直直地往天空驶去,不一会儿就到达了浩瀚的宇宙中,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

         一条可爱的的小丑鱼从木星后面探出了头,它惊奇地看着不远处的庞然大物,然后又游回了木星后面,不一会儿又探出头来看了看,接着便慢慢游到了花儿的身边。花儿任由小丑鱼在她身上蹭着,心里甜滋滋的。紧接着的一幕,让云书和小叶子都活了过来,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

         海豚、蓝鲸、海马、三角鱼等一大群鱼类从各个行星里游了出来,它们与过山车并列前行,引领着花儿她们遨游太空。穿过绚烂的玫瑰星系,在牛郎星牵过一条红线搭在织女星上,接着爬上了苍龙七宿,最后过山车乘着狮子座流星雨落回了地球,停靠在了一片约半个足球场大的白云上。待花儿她们都下了车,过山车便又缓缓地开走了。

“啊啊,好尽兴好尽兴!”花儿转着欢乐的舞蹈,笑容直把天空都染成了金黄。然后她把手扣在身后,面向着云书和小叶子,轻轻地说了一句话:“回去吧。”

“诶?为什么?不继续玩下去了吗?这么好玩的旅途就这样结束了?”一个个疑问像炸弹般在云书的心里炸裂开来。

“老师,对不起......”小叶子突然把云书拉回了现实,然后拿起书包直接跑出了宿舍。

屋外已经日薄西山,小叶子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云书的视野里,云书的耳边还残留着一句话——“谢谢!”

偌大的屋子里,只剩下云书一个人,而那个活泼勇敢的女孩的身影,也早已难觅踪影。

接连两天,小叶子都没来上课,听其他学生说,小叶子从前天就病倒了。病倒了?云书的心颤动了一下,然后他急忙跑到校长室请个了假,背起挎包直往小叶子的家里走去。

          零星的阳光从树叶间滴落下来,在云书的身上上化作了细汗。穿梭在茂密的树林里,只有一条蜿蜒小道在云书的脚下延伸,一瞬间他与花儿擦身而过,他立刻停住了脚步,周围空无一人,唯有树叶在微风中沙沙作响。

一个疑问突然冒上了云书的脑海:花儿真的回来了吗?

          带着疑问,云书很快便到了小叶子的家。小叶子刚睡下,她妈妈把云书留在了客厅里。云书急不可待地把自己的疑问抛了出来,叶子妈不急不躁地端来了两杯茶,然后在丝丝氤氲中揭开了花儿的后续旅程。

         离家出走的花儿,最后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回到了大山里。她很快就和村里的阿牛结了婚,不久便有了小叶子的妈妈。成为母亲后的花儿慢慢变恬静了,她把家打理得舒舒服服、井然有序,村里人都说,阿牛那一家是村里最幸福的一家。待小叶子出生后,她经常缠着花儿给她讲故事,花儿就开始讲,讲她小时候的故事,讲她离家出走的故事,讲她嫁夫生子的故事,直到把那些故事都带进了坟墓里。

可小叶子却停留在了花儿离家出走的故事里,慢慢的,就落下了心结。说到这,叶子妈就回到了房里。

云书静坐在客厅里,外面有青虫在聒噪作响。

         不一会儿,叶子妈就拿来了一张泛黄的结婚照,那是花儿出嫁的照片。头戴假鬓花钿,身着红罗裙的花儿是那么的美,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般让人着迷,那般让人熟悉。等等,这张笑脸,好像在哪里见过!云书快速翻阅着记忆之书,在哪里?那张笑脸我的确看过。是什么时候看过的?来这里之前?不是,是没来这里之前看的。那究竟是......

没错!在那里!就在那里!

云书放下照片,似离弦的箭般跑了出去。

夕阳投入大山的怀抱里静静地沉睡了,一盏孤灯在林间行走。好一会儿,叶子妈才看清那是云书的身影,只见云书汗流浃背的,却是满脸兴奋。

“叶子妈,小叶子醒了吗?”云书急忙问道,看到叶子妈一脸狐疑的样子,他赶紧辩解道:“别误会啊,我是来帮小叶子治病的。”

“治病?”

“嗯,我有包治百病的灵药。”云书晃了晃手中的照片。

“先进来吧,小叶子刚醒不久。”叶子妈说着,半信半疑地把云书迎进了屋里。

          昏黄的房间里,小叶子正靠在床头上发呆。她还记得,外祖母在讲述她离家出走的故事时,脸上带着无比快乐的笑容。但她始终想不懂外祖母为什么要回来,年轻时的外祖母是那么的勇敢,那么的快乐,最后她却回到了村子里,和外祖父结婚生子,安静地度过了自己的一生。为什么不继续走下去?为什么要放弃那梦幻般的旅程?

“回去吧。”花儿只说了一句话便回到了村里,却不知这句话深深地刺痛着小叶子。

就在这时,妈妈带着云老师进来了。小叶子这才想起自己那天的失礼,云老师一定是生气了,想到这她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

“身体没事了吧,小叶子。”云书亲切地问道。

“嗯。”

“其实你也有疑问吧,为什么你的外祖母要回到村子里来?”

小叶子的眼里突然有了神采,她直直地看着云书。

云书笑了笑,继续说道,“我也有同样的想法,所以我回宿舍找来了这张照片。”

云书把手中的照片递给了小叶子,那是他的一个远方亲戚在年轻的时候拍的,在那个亲戚去世后,云书帮忙办了丧礼,而那张照片就流到了云书的手里。

小叶子接过照片,照片上旭日初升,花儿在阳光下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小叶子仿佛又看到了,看到了那个不断前行的花儿,她是那么的勇敢,那么的欢乐,但她的脚步突然停下了,她久久地凝望着远方,好一会儿才转过身来,然后轻轻地说了一句话:“回去吧。”

“为什么?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不好吗!”

花儿摇了摇头:“这是我长这么大走过的最最快乐的一次旅程。”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要......”

“满足了。”

“诶?”

“玩够咯,一起回去吧。”花儿露出灿烂的笑容,眼底里清澈如水,涤清了小叶子心中所有的疑惑。

接着,花儿便牵着小叶子的手开开心心地回家了。

 



推荐到博客首页 (0) |  复制链接 |  评论: 1 |  阅读: 2249 |  个人分类: 无分类 |  系统分类: 文学•艺术 |  发表于: 2016.07.12 16:59

评论


发布者:匿名
2017-01-14 15:51
数控铣床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