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松源红色苏区同怀别墅,毛泽东“党指挥枪”方针在此明确!催生古田会议永放光芒 ... ...


          梅州市梅县松源红色苏区、革命历史记印。

  松源同怀别墅,毛泽东“党指挥枪”方针在此明确!催生古田会议永放光芒!

   19295月底在福建永定县湖雷召开的红四军前委会议上,刘安恭等人对前委领导提出很多意见,认为既名四军,就要有军委,建立军委是完成党的组织系统,指责前委管的太多权力太集中包办了下级党部的工作代替了群众组织,是书记专政,有家长制的倾向,要求恢复正式军委。第一纵队司令林彪等人坚定地站在毛泽东一边,认为赣南、闽西的苏区尚未发展,地方工作不多,领导工作的重心还在军队,军队指挥需要集中而敏捷,由前委直接领导和指挥更有利于作战,不必设重叠的机构,并批评成立军委实际上是分权主义,反对设立军委。刘安恭和林彪的言论,显然违背了党内政治生活的基本原则,使红四军党内原来就存在的自由主义、宗派主义、个人主义、极端民主化残余,都有所滋长和暴露。争论结果,未能统一,前委的民主集中制原则无法贯彻实行,担任前委书记的毛泽东也难以继续工作。

   68日,在福建上杭县白砂召开了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出席者扩大到连以上干部。刘安恭与林彪再次发生激烈争论,刘安恭情绪激动地说:毛泽东总是强调党的绝对领导,按这条标准来衡量朱毛,两人存在很大的差异。朱德是拥护中央指示的,毛泽东总是自创原则,拒绝中央的命令。这次拒绝共产国际和中央二月指示就是一个明证。所以,现在不仅有一个划分前委与军委职权的问题,还有一个红四军是留朱还是留毛的问题。林彪再次重申了反对设立军委的意见,朱德为缓和会场紧张的气氛,耐心地做解释工作。毛泽东在原则问题上从不让步,他将一份书面意见放在会议桌上,简短地说:前委、军委分权,前委不好放手工作,但责任又要担负,陷于不生不死的状态我不能担负这种不生不死的责任,请求马上调换书记,让我离开前委。毛泽东此举使大部分与会者对刘安恭的做法不满,在投票中,前委以36票对5票的压倒多数通过了取消临时军委的决定,刘安恭担任的临时军委书记一职自然免去,改任第二纵队司令员。会议决定召开红四军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以统一思想,解决分歧,结束争论,加强团结,以利革命。前委还决定由陈毅代理前委书记。

   6月红四军党的七大在龙岩城召开。由于对红四军的性质和党对红军的领导权(党指挥枪)问题,在红四军领导层中认识有偏差,最终毛泽东落选前委书记一职。会后,毛泽东对陈毅极感失望,愤而离开红四军要求到闽西特委所在地蛟洋去做地方工作和养病78日,受红四军前委委派,毛泽东同蔡协民、谭震林、江华、曾志等人离开了红四军军部,由龙岩动身前往上杭蛟洋,代表前委出席并指导中共闽西第一次代表大会。

   8月红四军党的八大在上杭县城召开,此时毛泽东仍在闽西地方党指导工作,陈毅已于7月赴上海参加党中央军事联席会议和向党中央汇报红四军情况,在朱德苦撑危局的情势下,红四军接到了中共福建省委转来的中共中央一个多月前下达的指示信,朱毛红军无疑要开到东江去工作,开往东江来与闽西互相呼应,取得很好的联络,使闽西东江联成一片。然而,收信之时,实际情况已经改变,两广军阀混战已经结束,广东军阀已有力量回过头来对付入粤的红四军。这些情况,红军并不知道,于是红四军接受命令开征东江进广东松源。

  1019日至21日红四军由代理前委书记、军长朱德。第一纵队司令员林彪。军部参谋朱云卿(梅县人)等率红四军军部;一纵队;二纵队;三纵队;红军共6000余众,分三路出击东江首挺闽粤边的松源。林彪率一纵队为先锋,在松源分兵三路消灭了国民党陈維远部十三团一营驻军,入首战大获全胜。革命气势恢弘、到处红旗招展、鸣爆锣鼓宣天、群众喜气洋洋,1020日军部前委机关设址松源寺边村东升楼的“同怀别墅”。红四军各纵队分驻松源各村。 

  1022红四军前委书记陈毅,从上海带回中共党史上著名的“九月来信”(由上海、香港、汕头、松口)到梅县松源“同怀别墅”红四军军部与朱德见面后,陈毅首先询问毛泽东的近况。朱德告诉陈毅;自从你到上海后,毛泽东就先后到上杭县苏家坡、大洋坝和永定县牛枯扑、合溪等地农村养病,同时指导闽西军民反“会剿”斗争和开展土地革命。陈毅听了朱德的介绍后说,要请毛泽东回来主持红四军前委工作。朱德表示完全赞同,“我服从中央的指示,不过你欢迎他回来,他是否愿意回来,还很难说。”陈毅说:“这个我负责。我相信,是可以把他请回来的。”朱德说:“毛泽东对你最不满意,你知道吗?你走后,9月底毛泽东在永定县合溪养病期间,红四军在上杭召开党的第八次代表大会,致信毛泽东请他务必到会。毛回信说:‘我平生精密考察事情,严正督促工作,这是陈毅主义的眼中钉,陈毅要我做‘八边美人四方讨好’,我办不到。红四军党内是非不解决,我不能随便回来。再者身体不好,就不参加会议了。’回信送到前委后,前委觉得毛泽东态度有问题,给他‘党内警告’处分,并要他马上到会。毛泽东当时正患疟疾,便由地方武装护送坐担架赴会,但赶到时会已开完。大家见他病得不轻,只好让他继续养病。”

  说完朱德将毛泽东的信交给陈毅,陈毅看了这封言词激烈的信,心情十分沉重,他没有想到红四军党的七大对毛泽东造成如此严重的伤害。陈毅说,这次回来就是为了纠正调和主义错误所造成的不良后果,他自己也要和同志们一起打倒“陈毅主义”,他当即向朱德详细介绍了在党中央所见所闻。

  22日当夜在松源“同怀别墅”红四军军部召开前委会议,由陈毅正式传达中央“九月来信”。朱德、林彪、朱云卿彭德怀、伍中豪、谭震林等参会,在此前委会议上,大家拥护中央“九月来信”。充分肯定了党对军队的领导制度。明确指出:红军由前委指挥,党的一切权力集中于前委指导机关,这是绝对不能动摇的原则。以前的会议思想路线争论已得到正确的解决。统一明确了毛泽东“党指挥枪” 的正确方针。会议决定;请毛泽东回红四军前委主持工作。并开始筹备召开红四军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以传达中央“九月来信”,改选红四军前委。

  会后,陈毅派专人把中央“九月来信”送给在蛟洋的毛泽东,并附上自己一封信,请毛泽东回红四军前委主持工作。信中写道:“从中央回来,于22日到军部。我俩之间的争论已得到正确的解决。七次大会我犯了错误,八次大会的插曲更是错误的。见信请即归队,我们派人来接。”

   松源“同怀别墅”催生古田会议,毛泽东“党指挥枪”方针在此明确!

  红四军休整了5天, 23日深夜撒离松源红色苏区经蕉岭,25日攻占梅县,由于敌强我弱,孤军无援,红军撤退到梅南等地休整,31日二次攻打梅县,战斗激烈,精锐大损。正值东江失利之际,下午陈毅和朱德林彪等决定红军回师闽西,部队撒离战场,班师离开东江梅县经赣南回闽西苏区。

  19291228日,红四军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在福建上杭县古田村召开,代表120多人。会上毛泽东作政治报告,朱德作军事报告,陈毅传达中央九月来信。会议讨论了中央的指示,总结了红四军前委工作的经验教训,一致通过了毛泽东起草的《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古田会议决议》),决议规定了红军的性质和任务,肯定党对红军的领导原则,明确军事和政治的关系,解决了以农民为主要成分的革命军队如何建成无产阶级性质的新型人民军队的问题,是红军建设和党的建设纲领性文件。大会选举毛泽东、朱德、陈毅、罗荣桓、林彪、伍中豪、谭震林等11人为红四军前委委员,毛泽东重新当选为前委书记。至此,红四军党内的矛盾和争论,终于得到圆满解决,红四军在此基础上达到了空前团结,进入了个新的发展时期。

                            (主要资料摘自”“1929年红四军内爆发毛泽东与朱德之争内幕”“古田会议旧址的部分内容等)

推荐到博客首页 (1) |  复制链接 |  评论: 1 |  阅读: 4011 |  个人分类: 无分类 |  系统分类: 思想•时评 |  发表于: 2016.01.30 17:51

看好该帖的朋友们:


评论


发布者:匿名
2017-01-14 15:46
数控铣床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