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家的味道


      相信很多梅州人一天的生活,是从早餐腌面开始的。这么说并不夸张,只要你起得早,去梅城的街头巷角去看看,开门最早的店铺多半是早餐店,而梅城的早餐店十有八九是以客家腌面为主的。

      弟弟为讨生活,常常必须来回在老家兴宁小镇与梅城之间奔波。下梅城必须早,他六点不到起床,匆匆忙忙出门,早餐也来不及吃。八点多到梅城,雷打不动的习惯便是找一间腌面店吃早餐。一份腌面,一份三及地或者牛肉汤,价位适中且极好地安稳了饥肠辘辘的胃。曾问过他为何只喜欢腌面,弟弟却说不知道。也许,客家腌面和客家话一样,你每天说着,不觉着它的存在,却是你生活中自然而然的一部分。

       我也喜欢腌面,但我更喜欢在家自己做。腌面必不可少的是猪油,闻起来香,吃起来更香,一般是先把猪油预先煎好冰箱储藏着。另一种必备调味料是炸蒜蓉肉沫,一般外面的早餐店都是炸好备用。把花肉和蒜头细细地剁碎,切几棵香葱,等油锅慢慢烧热,随着猪油、肉沫、葱蒜与盐、酱油的充分融合,香味儿便把人诱得馋虫大动了。另一个汤锅里的水也烧开了,把准备好的面条落下去,三两分钟就好,捞起熟面,沥去多余的水分,趁热在香料锅里拌均匀,鲜香带劲的腌面便成了。家里人总是说我煮的比外面的好吃,知道这大有情感成分在,但看着他们吃得意犹未尽的样子,自然也是让人欢喜的。

       腌面的最佳搭档是三及地肉汤。说起三及地汤,梅州人是耳熟能详的。据说是把古代科举时的殿试头三名合称为三及地的状元、榜眼、探花,分别比作瘦肉、猪肝、粉肠,因此得名为三及第汤,这样的汤名,或许正是客家人崇文重教观念的其中一种体现吧。吃几口腌面,再喝喝肉汤,咸香遇上鲜甜,味蕾的碰撞让人总有一种浮生安慰的感觉,温暖而满足。

      很多时候,饮食不仅仅是味觉和嗅觉的享受,也是一种缅怀的方式。比如我吃红薯的时候,儿时的记忆便随之鲜活起来,腌面带给我的感觉也如此。有时候,做好了面条,一提筷,那些碎片般的记忆突然就像自动剪辑一般,每一个片段、每一个细节,都抠得清清楚楚涌现在眼前。

       自长大后便离家,平时很少机会给父母煮饭菜,能为他们煮的时候多是父亲生病住院,我在家煮好送去医院,常常再好吃的饭菜都不是滋味了。记得一次依然是父亲住院,连日喝粥让父亲没胃口,只好想着法子变换一下口味。做饺子、煮面条等等,父亲却依然吃不甘味。想着腌面、煮汤父亲也是喜欢的,只是外面店里做的腌面油多、味咸,他患心脏病多年,胃又不好,饮食上诸多禁忌,很多他喜欢吃的都不敢动筷,只能吃些清淡、绵软的东西。

      思来想去决定自己做腌面。尽量控制油和盐分,面条也煮得软一些,做成半腌煮的口感。再煮一碗父亲喜欢的鱼头汤,调味同样得清淡一些,鱼汤的鲜香随着水汽弥漫,心底的期待也一同热切起来。

       那次,一碗不像腌面的腌面,父亲依然吃得不多,鱼汤也只喝了几口,咂咂嘴放下碗说怕一下吃多了肠胃又受不了,让我保温着,等一下再吃。那瞬间,分明感受得到父亲内心的一丝满足,在旁的我却倍感心酸,衣食住行,本是唾手可得的生活乐趣,在父亲眼里也变得奢侈起来。

       生活中,人们常常会忽略掉身边那些简单的快乐,在某种情况下却又会怀念起之前原本是触手可及的幸福来。就像生活在家乡可以天天吃腌面,未必感受得到吃的愉悦,而当你出门在外,想起起家乡的物事,或许一碗腌面的回味就足以让你眼底湿润。一位亲戚家的姐姐,常年定居在外,一说起腌面总是一副心心念念的样子。她每次回梅城,哪怕是寒冷的冬日,早餐必定出去吃腌面,且不论远近,要找城里口碑最好的早餐店,说这样才过瘾。这时候腌面能代表的,已经不仅仅是可以果腹的饮食,更是一种情怀了。那种烙印在记忆里的味道,任凭你吃遍天下美食,归来它依然是心中最深的念想。

       或许,那就是家的味道吧。


推荐到博客首页 (3) |  复制链接 |  评论: 2 |  阅读: 1110 |  个人分类: 无分类 |  系统分类: 情感•心情 |  发表于: 2019.04.20 14:05

看好该帖的朋友们:


评论


发布者:匿名
2020-05-19 21:37
作者文风我很喜欢,现在很少看到有前有后交代的作品,都是视觉系作品,想必年龄差不多,不差钱才有出品。

 回复 发布者:高山流水
2019-05-04 21:07
饮食既是物质的,又是精神的。家的味道,其实就是亲情的味道!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