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日记


      自父亲去世以后,清明节时每年都会回去,今年也不例外。母亲在家早早准备了一些她认为必要的如三牲、冥纸之类的祭品,再看好时辰,便出发进山。近两年镇里怕引发山火,每逢清明,便派人在入山的路口严查村民拜山的行装,很多人便先在家把冥纸化了再去山里扫墓。我向母亲提议,为何不像城里人一样,送鲜花拜祭呢。 她一听便跟我急,说这样的话父亲在天上可就没钱花了!还跟我说,一大早就发现门口一只大飞蛾,也许是父亲变的……母亲一直相信,父亲在天上在是知道我们的心意的。

       要是在以前,我定然会取笑母亲多么迷信。而现在,理智告诉我父亲再也回不来了,情感上却像母亲一样,宁愿相信会有另一个世界,哪怕听来像是一则神话。前段时间看过一本书——《时光倒流的女孩》,讲的是一个未满16岁女孩车祸死去,在另个世界重生,却不断变小,直至变成婴儿又会回到人间的神话般的故事。作者在书中想象,人死了以后可以去另界,一个时光在倒流的世界,所以死亡也许只是生命的一部分,死亡即是新生。这么想象死亡仿佛变得不那么令人悲伤,在另界一样可以遇见亲人、朋友,一样有爱,一样可以美好地生活。

      这本书,也许没有很深的内涵,但读来可以给人心灵的安慰。于是不由自主想到父亲,想到活着与死亡,想到生命的意义。

      直到现在,有时候依然会消极,好像找不到什么意义活着。为了亲人?为了自己?为了什么而生,又为什么离开这个世界?生与死,明知道要找出个理由来会显得牵强附会,却依然跟自己无理取闹地钻牛角尖。

      回家,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陪在奶奶的床边。奶奶卧床已经五个多月了,吃喝撒拉都得家人帮忙,帮她翻身换衣都会让她痛得皱眉呻吟。一次次回去,看着她一次比一次虚弱,感觉得到她像油灯一样,就快要燃尽生命的烛火。奶奶已经很少说话,只是在家人呼唤的时候应一声,更多的时候是闭目嗜睡。偶尔睁开眼,眼神也变得黯淡无光。她精神好一些时,总爱久久地望着床头那扇一直关闭着的玻璃窗,窗户里透着光。这样的时候,奶奶心里到底会想些什么?或者是什么都不想,只是在等待离开的那一天?此时的生活,对于奶奶本人,生命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常常我会在奶奶面前说些无头无序的话,告诉她我在梅城的时候会很想她,说我现在住的是电梯房,不用上下楼梯啦,要是奶奶能过去住住该多好,说她娘家三角地那边都到处是高楼大厦,我已经很久没过去亲戚家里走动了……说远在外边工作的哥哥妹妹们也想她,都会打电话问候奶奶,也说我小时候跟弟弟争着要跟奶奶一起睡觉,还记得起睡前奶奶一边用洋油灯盏捉蚊帐上的蚊子,一边讲古般说些稀奇古怪的故事……不知道奶奶是否在听,她还是一脸漠然,耷拉的眼皮仿佛很重,偶尔睁开的眼睛里是迷蒙暗淡的眼神。我害怕她已经不认识我,忍不住一遍遍地亲她的脸颊,凑在她耳边问她:

      “奶奶知不知道我是谁啊?……”

       “知道——”

        只有这时候奶奶会努力笑着回答,咧开她空着牙门的嘴巴,好像要重新认识我似的看着我。

        有时候,我会用手机播放一些客家山歌给她听,她也会打起精神来看一会手机视频里唱山歌的人儿,可是一会儿又恢复了原来恹恹欲睡的神情。

       奶奶一定会觉得这样的日子好难过吧,我默然无语地握着奶奶的手。奶奶依然侧着脸,久久地望着那透着光的玻璃窗。如果,祈祷真能如愿,我是该祈愿上天让奶奶更长寿一些,还是该祈求让奶奶早日摆脱这种生活?

         或许,我是不该胡思乱想那么多的。知道人生终有一别,但面对这样的时候,始终是难于释怀。一想起奶奶以前说过的话“等我过世后,不要哭,都那么老了,也该走了。”眼泪就来了。我知道我做不到。


推荐到博客首页 (0) |  复制链接 |  评论: 3 |  阅读: 883 |  个人分类: 无分类 |  系统分类: 情感•心情 |  发表于: 2019.04.20 14:03

评论


 回复 发布者:张维耿
2019-08-06 10:49
你父亲离世后,奶奶肯定会悲伤不已的。若是已达九十以上高寿,长期卧病床上,倒不如撒手人寰解脱为佳。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啊!

 回复 发布者:影窗
2019-05-07 15:53
想起近来看过一部电视剧,里面有一句话说:“人生在世,终有一别。”是残酷,也是事实。但无论怎样,愿叶子姐姐的奶奶能够好起来。我们总是要留有一些希望的。

 回复 发布者:高山流水
2019-05-04 21:09
四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