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阳台上的草



       家里养了一年多的发财树死了。不管我用什么方法去挽留它,它还是义无反顾地离开了。像其他死去的花儿一样,总会让我惆怅好几天。越来越觉得,我是真的不会养花,特别是那些有点名气的娇贵的花儿。发财树、金钱树、好运当头等等,人们总喜欢把荣华富贵象征性的词语给花儿命名,好让买花的人趋之若鹜。我虽然没有那种喜欢好兆头的想法,但看见那些长得喜人的花树也一样很喜欢。可惜的是,不知是不是那些花儿有了名气就变得娇贵,总觉得很不易养活。反倒是那些无名的花草,你随意种下,它就蓬蓬勃勃地生长。

       阳台上的花慢慢的都换成了一些不知名的花草。有时候,你无意吐在泥土里的一颗果核,竟然也神奇地长出一棵小树苗来。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棵生葛苗。那是家里吃不完的生葛,被我随手放在花盆旁边,就淡忘了。直到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无意间发现生葛竟然长出翠生生的苗苗来了!它就像害羞的孩子,尖尖的嫩芽探头探脑地伸向空中。没过几天,它竟然长出长长的绿藤来,缠绕在栏杆上,摸索着,攀沿着,向上探望。然而,它生长的养分仅仅只靠着那只小小的生葛,我没有给它一点泥土、一滴水!又一个星期过去,生葛苗依然努力地向上长,那弯弯曲曲的青藤上长出一片片嫩绿色的叶子,在阳光显得下盈盈剔透。

       终于我找来花盆,把它移植到花盆里去。生葛苗好像满怀感激似的,更拼命地生长。它已经爬过栏杆,缠绕上防盗网,攀到楼上人家的阳台下边了。我怕影响人家,只好把它的苗苗牵引下来。没想到过两天,它绕个弯又继续往上长,那翠绿的叶子也长得更大了,在风里招招摇摇,让人不得不感叹,它那坚韧的生命力。

       阳台角落里还有根花藤,是我很喜欢的,特意从野外挖回来的。曾记得以前上班的工厂里有个小花园,里面有许多花草,没有专人管理,显得有些荒凉。我特别喜欢一种小花,当时我并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花是红色的,那种红到极致的红,五角星形状,小小的花朵,像牵牛花。当时只觉得它有一种摄人心魂的美,如同星星般,在细碎的叶片间眨着眼睛,我便叫它星星。那时候,除了上班,一有时间便在花园里闲逛。常常蹲在星星花跟前消磨时光。把它当做一位朋友,问候它,傻乎乎地跟它说话。那一年多的时光,它就像好朋友一样,感受我的喜怒哀乐。我看着它花开花落,结籽,枯萎,又发芽重生。后来不知哪里知道,原来它有很好听的名字,叫茑萝。

       上个月,不知怎的无缘无故又想念起它来。说来也真是奇怪,没过几天,就在我去山村里写生的时候,竟然在一个荒草丛生的土坡上看见了它。虽然那个土坡杂乱不堪,甚至还有好些垃圾,但丝毫没影响它的美,小花朵依然是那样的精致迷人。我突然有一种冲动,要把它带回家去。同行的老师很热心地帮忙,把它小心翼翼地挖出来,裹上稀泥用袋子装好。

       那天天气炎热,画画是我有些神不守舍,总担心我的茑萝会死掉。还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这样把它带回家,是不是应该。幸好它的生命力很强,种下的第二天,它的部分叶子就恢复了活力。现在,看着它一点一点地生长,总有一种和老朋友相聚的感觉,很是欣慰。

       上次一并从野外挖回来的还有几棵草。听人家说那是一种药草,可以用来煮汤喝。我喜欢它那一面绿色一面紫红的叶子,也喜欢它那清秀的紫色小花。等花谢了,还会长出像蒲公英一样的毛茸茸的种子来,风一吹,轻盈盈地飞。我舍不得把它们摘来吃掉,它便活泼泼地疯长。

       家人笑我养的都是草。可在我看来,它们和那些娇贵的花一样好看,却有更顽强的生命力,你只要给它们一点泥土和水,它们就会回报以最蓬勃的生命之美。


推荐到博客首页 (0) |  复制链接 |  评论: 0 |  阅读: 1121 |  个人分类: 无分类 |  系统分类: 情感•心情 |  发表于: 2017.11.27 16:54

评论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