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喝酒闲聊



       据说林清玄先生把喝酒分三个层次,最低境界是一大堆人喝得杯盘狼藉,中间境界是二三知己围炉温酒,上上境界是独饮。听了只觉得有意思,却也不敢多做评论。因为我对酒没什么特别的嗜好,也没去研究酒的文化。我也会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倒些酒来喝,却不是为了追求那种上上境界,不过觉得酒其实是个好东西,如同喝茶一样,纯粹喜欢而已。在冬日寒冷的天气,或者像现在一样春雨绵绵的季节,悠闲时呆在屋里,感觉四周到处都是冷气袭人,一杯小酒,几颗花生,一边啜饮一边看书,或随意地写写字,都是难得的乐趣。

      其实说到喝酒,我不在行,所喝的酒都是客家娘酒、葡萄酒之类的低度酒,在会喝酒的人眼里也许不过是酒饮料而已。别人喝酒也许是因为心情或者应酬的缘故,我喝酒只是想喝了就喝。细想来,这种习惯想来是受了家婆的影响,以前她跟我住在一起的时候,几乎天天喝酒,要么在傍晚时分,要么在睡前,总爱来一杯,一边看电视,一边喝酒吃花生。她喝的酒一般都是自己泡制的补酒,度数高,一杯下去,便红光满面,兴趣高昂,话就开始多了。大概她觉得自己一个人喝不够带劲,总便总是鼓动我陪着她喝。我偶尔会端起她的酒杯尝一口,却觉得酒劲太厉害,远不如红酒娘酒顺口。于是有时候,我喝娘酒她喝补酒,两个女人边喝边聊起来。通常都是她讲,讲得最多的就是她过往的历史,从小时候一直讲到出嫁、养育子女,有辛酸也有欢喜。上了年纪的人不仅喜欢回忆,更喜欢有人听她回忆。于是每次喝酒,家婆便关不住话闸,一遍遍地重复说起她以前的事儿来。我呢,也从不打断她,时不时抿一口酒,像是从没听说过一样,兴致勃勃地听她讲。她喜欢看民生820,但每每说到兴头上时,电视里的声音也没有了吸引力,主持人的声音仿佛无奈地弱了下去,只剩下她富有表情的感慨,夹着几声爽朗的笑。

      后来她老得爬楼梯不方便了,便回乡下去跟哥嫂生活。听她说还是一样每晚都喝酒,电视就在床对面,喝着,看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想起和我喝酒聊天的情景,而我一端起酒杯,常常不知不觉会想起她,和她的故事来。

      家婆喝酒是为了强身健体,我喝酒没有目的。只是突然想喝了,就会倒些酒来喝。以前和家婆一起喝,现在是自己喝,不管怎样,也品味不出有什么境界,更多的是生活的消遣罢了。人做事都爱论原因和目的,我偏认为得生活中很多事儿都是说不出缘由和结论的。

      记得年少时一次喝酒,是我喝白酒量最多的一次,也是唯一喝醉了的一次。那时在一个山里的小单位里实习,和同学两人住一个房间。室友家在梅城,每个星期六都会回去,回来便带些零食之类的东西一起分享。一次不知她为何带来了一瓶白酒,在那之前从来没喝过白酒,我们俩也没想那么多便就着一些饼干花生喝起来。说笑不断,越喝越兴奋,一瓶下去竟醉得稀里糊涂。第二天醒来满房间难闻的味儿令人哭笑不得。没想到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不知怎么回事好像大家都知道了我们喝酒喝醉的事儿,纷纷猜测是怎么回事,有的说我们吵架,有人说我们失恋,有人说是因为上班的事儿等等,各种传言都有。他们好像不找出我们喝酒的因果来怎么都说不过去。那时候的感觉真是有口难辨,也许女孩子喝醉了真不是件小事,幸好我们只是在自己房间里喝酒。

      从那以后,我很少喝白酒,遇上要喝酒的场合也只是喝上一两口表示一下。其实不是因为醉过一次就害怕,到后来也不在乎别人会怎么看,倒是真的觉得白酒不好喝,再值钱的国酒、洋酒都不如母亲自己做的娘酒好喝。还很小的时候,每到年底,母亲都会亲自做娘酒,满满两大酒瓮,用谷壳稻秆围起来,慢慢炙。我总爱在一旁看着,那谷壳稻秆慢慢燃烧,瓮里的酒也会慢慢沸腾起来,母亲会在酒水里放上一些红枣和红曲,酒水的颜色就变得橙红透亮。等酒炙好了,只要我们要求,她都会用葫芦做的酒勺舀一小碗给我们喝。那时候觉得,没有比娘酒更好喝的东西了,一口气喝完又央求母亲再舀多一些。她便佯装生气的样子用酒勺柄轻轻地敲我的脑壳一下,给我再来半勺。到了过年时,娘酒便是每日三餐都会喝,就着煎丸下酒,甚至是酒拌着米饭吃,在那个年代里,觉得简直就是美味。

      到现在,许是从小养成了习惯,还是喜欢喝酿酒。还小时喝的都是水酒,现在因为不在母亲身边,常常母亲便把没有加水的娘酒装灌在瓶子里,给我带回去,也更容易保存,因此不光是过年,即使平常也能喝得到娘酒了。和母亲通电话时,她会教我把娘酒煮热,放上一块姜驱寒祛湿,正适合这样阴雨寒冷的日子里喝。她劝我天天喝点,可我就是记不住,只是有时候突然想喝了才会去喝。

      手里握着温热的酒杯,听窗外雨声滴滴笃笃,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得很多很远。这么看来,也许,想喝酒真的是有缘由的,只是自己当时不觉悟罢。


推荐到博客首页 (7) |  复制链接 |  评论: 14 |  阅读: 397 |  个人分类: 无分类 |  系统分类: 情感•心情 |  发表于: 2017.03.20 17:24

评论


 回复 发布者:可叶子
2017-04-10 13:11
影窗: 姐姐的这篇文,让我想起三年前,那时与一老教师、一年轻教师一块搭伙。老教师喜欢在中午吃饭时来杯酿酒,那时影儿不会喝酒,常常是看着她们两个边把酒边吃菜,饭 ...
影妹妹也是个感性的人。很多事情都是那样,心情不同,感觉便不同。于是人常常不自觉地生出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的感触来。

 回复 发布者:影窗
2017-03-28 07:02
姐姐的这篇文,让我想起三年前,那时与一老教师、一年轻教师一块搭伙。老教师喜欢在中午吃饭时来杯酿酒,那时影儿不会喝酒,常常是看着她们两个边把酒边吃菜,饭是不多吃的。后来大概是觉得影儿我一个人看着她们两个吃不尽兴,便把我也劝进了她们的行列,刚开始只是小半杯的陪着她们喝,到了后来,也能来一小杯。酒这东西,一喝话就多了。因此,常常三个人,吃个午饭能吃一小时,待我们饭后,作为内宿班主任的我们俩年轻教师,又得去教室清点学生人数了,遇到值日的那一天,那更是没有午休就上班了。之后,老教师调离附近的一中学,吃饭就剩我们俩年轻教师,偶尔也会来一小杯,但却少了老教师在时的那种尽兴。

 回复 发布者:圣神贤
2017-03-25 14:48
谢谢

 回复 发布者:可叶子
2017-03-24 17:34
墨雪·柔: 饮酒 的美文。。。。
谢谢柔妹妹,好久不见!

 回复 发布者:可叶子
2017-03-24 17:33
高山流水: 哈哈,一把花生、几块饼干,下酒。一样的喜欢这样的小享受。读书到深夜时分的最佳搭档。
是啊,诗酒茶不分家,人生小享受。

 回复 发布者:可叶子
2017-03-24 17:31
周朝国师: 戒酒好几年了,今晚读了竟有点像喝酒。
想喝就喝,少量还是不错的,哈哈。

 回复 发布者:可叶子
2017-03-24 17:29
圣神贤: 喝酒论道!不错!
谢谢,好久不见小圣同学,看见你一上来就发好多篇,厉害。

 回复 发布者:可叶子
2017-03-24 17:28
郑适: 妹纸也能来两杯,什么时候一起喝二杯?
哈哈,郑叔喝茅台,我喝水酒。

 回复 发布者:墨雪·柔
2017-03-22 16:00
饮酒 的美文。。。。

 回复 发布者:高山流水
2017-03-22 08:18
哈哈,一把花生、几块饼干,下酒。一样的喜欢这样的小享受。读书到深夜时分的最佳搭档。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