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在路上



      过年回老家几天,除了和家人聚聚、陪老人聊天之外,和往年一样都和几位儿时的同学相约着去爬山远足。虽然平时也没怎么联系,通常是一年到头才见一次面,但彼此之间的情谊却依然如同姐妹般亲切自然。

      大年初一,刚吃过午饭,她们的电话就来了。老家小镇前后都是山,要找僻静的地方走走很容易,很多都是小时候走过的山路,只是被扩大了许多。我们边走边聊,轻松愉悦。去年冬天没怎么冷,山上的草木都不像往年那样凋零,眼底所见都是一片黄绿。反倒是好一些野草野花早早地争芳吐艳,走漏了春来的消息。

      以为年初行走的人会较少,没想到越走路越宽广,人也越多。原来是山那边兴建了一座财神庙,自然来膜拜的人就多了。记得山脚也曾有一座神庙,只听说安放的是保佑五谷丰登的神,却早在十多年前开始破败,到现在已是一片废墟。想来以前大家都种地,祈祷田地的收成,五谷神庙的香火也随之而旺。现在的农村人都不以田地为生了,山野里到处都是荒废的田地,五谷神庙的破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转过山头的时候,我们选择了另一条路,走得更远了。走着走着,时不时地山路会忽然变得宽阔,豁然有几间屋子就坐落在路边。旧篱笆、老香蕉树、一只狗、几只鸡鸭,坐在屋前的老人,老屋门框上新鲜红艳的春联,诉说着新年喜庆中的寂寥。仿佛还记得起多年前的情景,嘈杂而热闹。山边狭窄的梯田开始蓄水耕作,村前屋后的孩童嬉笑耍闹,鸡鸣狗吠,偶尔几声大人们的吆喝。

       我们在一颗大树下坐下来歇息。那棵树也许活了上百年了吧,看起来更粗壮茂盛。树会要慢慢老去,村庄终将老去,我们也已开始变老。

 

       天色慢慢阴暗,竟滴滴答答地下起雨来,我们不想跑,也不想躲雨,还是儿时那样享受着任性,笑着,跳着。哈哈,心永远不老。


推荐到博客首页 (1) |  复制链接 |  评论: 0 |  阅读: 987 |  个人分类: 无分类 |  系统分类: 情感•心情 |  发表于: 2017.02.09 16:36

看好该帖的朋友们:


评论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