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踏雪乌骓别霸王




                  踏雪乌骓别霸王
                      闻雪思
           
   踏雪乌骓是一匹黑马,黑头、黑鬃、黑毛、黑尾、黑眼睛,通体如黑缎子般乌黑光亮,唯有四只足蹄白得似雪,没半根杂毛。它躯长体健,高大剽悍,四肢强壮,却伤痕累累。这匹黑马正站立船上,仰首嘶鸣,扬蹄咆哮,仿佛要腾空踏云,入海翻江。但它炯炯的眼光饱含着盈盈的泪水,仍始终没有离开江岸,始终在注视着江岸上的主人。
   乌骓黑马的主人是西楚霸王项羽,这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英雄,正伫立在乌江边,挥舞着健壮的手臂,与自己的战马告别。
   船上的乌骓太熟悉这双手了。想当初,自己年轻气盛,桀骜不驯,昂立马群,嘶裂长空,奔跑起来更是长鬃飘扬,蹄下生云,尾稍啸风,无影无踪。多少英雄被自己摔倒马下尘埃,多少好汉对自己俯首甘拜下风。可就是这位霸王,一跃跨上背脊,就稳稳当当。就是这双大手,一搂抓住鬃毛,就丝毫不松。任凭自己跳、跃、腾、挪、踢、咬、扭、翻、滚、倾、侧、立、蹬、奔、跑、仰、退、耸、抖、颠,穿林过野,跨壑越涧,十八般本事全使尽,就是没能让这位骑在背上的人跌落。正当自己累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之时,这位骑士双腿一夹,双手腾空,抱住了一棵高大绿树。自己猛然一挣扎,巨树竟然连根拔起,轰然离土。服了,自己服了,彻底服了,从此心甘情愿披鞍戴辔,听鞭信缰,忠心耿耿驮着西楚霸王项羽驰骋沙场。
   踏雪乌骓恋恋不舍地望着站在江岸边的西楚霸王。自相识以来,它就与他须臾不离,从来没有分开过。从会稽起义到垓下突围,它伴随他西进长江、北渡淮河、下邳聚兵、彭城追击、胡陵迎战、攻打襄城、东阿救援、濮阳大战、定陶东撤、安阳诛逆、漳河破釜、钜鹿败秦、汙水大胜、殷墟招降、新安坑俘、攻打函谷、鸿门设宴、焚烧咸阳、分封天下、平叛诸侯、楚汉相争、穿鲁县、过湖陵、奔萧县、打彭城、灵壁穀水泗水睢水击杀、荥阳下邑京邑索邑困围、渡黄河楚汉相持、广武涧两军对峙、打彭越、战韩信、斗汉王,它驮着他身经百战,都是一马当先,身先士卒,冒着枪林箭雨冲锋陷阵,生死相依,从未分离。如今,它的主人——西楚霸王项羽竟然挥手要自己离开。这叫它怎能不惊愕,怎能不伤心、怎能不难过、怎能不悲鸣、怎能不困惑?
   啊,踏雪乌骓忘不了:多少次,它和他在雨雪中奔跑;多少次,它和他在星月下驰骋;多少次,他骑着它在阵营前怒吼;多少次,他骑着它在战场上挥戈。他和它所到之处,敌群人仰马翻,纷纷溃败;他和它所到之处,诸侯战战兢兢,俯首称臣。大敌当前,它见证了他披甲持戟的铮铮铁骨;临危不惧,它见证了他嗔目而叱的盖世英气;破釜沉舟,它见证了他威震天下的英勇善战;泪别虞姬,它见证了他侠肝义胆的情深意长。啊,它忘不了,的确忘不了,怎能忘得了,就在刚刚,四面楚歌之后,他迷路阴陵,陷途沼泽,身边只剩下二十八骑,被数千敌兵重重包围,依然和自己奋勇冲锋,呼啸杀敌,斩汉将,砍军旗,怒目喝叱,将敌人吓退数里。
   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昨夜,踏雪乌骓听到项羽慷慨悲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今日,它又听到霸王对乌江亭长淡然笑言:“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霞光剑影,当西楚霸王拔剑自刎那一刻,踏雪乌骓亦悲声长鸣,一跃奋起,四蹄腾空,投入了波涛滚滚的乌江。漩涡激流,浪汹潮涌,踏雪乌骓很快不知去向,没了踪影。有人说,踏雪乌骓为西楚霸王殉葬了,它浩气长存。有人说,踏雪乌骓落水立即化成了山,就是现今安徽和县乌江边的马鞍山,它义薄云天。还有人说,不,踏雪乌骓是匹神马,死不了。后来三国名将张翼德、隋唐名将尉迟恭、宋朝名将呼延灼的坐骑都是它。踏雪乌骓情深似海,它还活着,还希翼再立新功,正随时恭候人间盖世英雄的出现呢。


推荐到博客首页 (0) |  复制链接 |  评论: 0 |  阅读: 778 |  个人分类: 散文小品 |  系统分类: 文学•艺术 |  发表于: 2020.03.16 15:36

评论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