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老鼠成亲




                   老鼠成亲
                    闻雪思
         
   鼠年到了,小鼠姐姐手捧鲜花,喜气洋洋、笑容可掬地给大家拜年啦,恭祝大家春节快乐,鼠年大吉,万事如意。
   瞧,这只小鼠姐姐漂亮吧:耳圆、脸圆、眼圆、嘴巴也圆,伶牙俐齿,机敏灵活。她若走上大街,肯定不会人人喊打,反而会人见人喜,人见人爱。
   这不。有两只年青的雄鼠就一见钟情,爱上了小鼠姐姐,亲自上门提亲来了。一只老鼠尖嘴瘪腮,探头缩爪,瘦骨伶仃,灰不溜秋的。另一只老鼠则肥头胖脸,大腹便便,油光发亮,十分趾高气扬。
   小鼠姐姐让提亲的老鼠作自我介绍。瘦老鼠说:“我是沟鼠,我的优点是勤劳。我住在下水道里,白天趴在沟边捞取人们丢弃的漂浮物为食,晚上则溜到垃圾桶扒拉些残羹剩菜果腹。嫁给我吧,环境虽是脏臭,但与世无争,日子却也安然。”胖老鼠说:“跟我走吧,我是仓鼠。我把家安在粮仓里,那里粮食堆积如山,吃喝不愁。虽有些猫险,但不被日晒,不受雨淋,天天都能不劳而获,大饱口腹。这懒日子,岂不优哉快哉。”
   谁也不知道小鼠姐姐是怎么想的,总之,她很快就出嫁了。出嫁那天是正月二十五。当晚,家家户户都没有亮灯。人们在地上撒些米、盐和插花的面饼,早早就上炕上床了,悄悄地吃面鼠粑粑,以免惊扰了老鼠们的喜事。据说,老鼠亲事的场景还挺热闹的:迎亲的鼠辈扛举着“百年”“好合”的喜牌,鸣着锣、吹着唢呐,新郎官昂首骑着一匹高大的黄鼠狼,新娘蒙红盖头坐在花轿里,许多小老鼠抬着彩礼和嫁妆,有的还提拎着一条条大鱼,神气活现、浩浩荡荡地游行。
   可惜的是,天太黑,没人看清新郎官的面目,也没人看到老鼠迎亲的队伍最终行进到哪里。因此,也没有人知道小鼠姐姐到底与谁成亲了。黑咕隆咚的,大伙只能瞎猜。
   入仓则为仓鼠,进沟则成沟鼠。你猜猜,小鼠姐姐究竟嫁给谁了?啊?



推荐到博客首页 (0) |  复制链接 |  评论: 0 |  阅读: 553 |  个人分类: 散文小品 |  系统分类: 文学•艺术 |  发表于: 2020.01.31 09:03

评论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