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顺便说一下


顺便说一下
听说梅州近来举办了个“客商大会”。好些朋友说“客家农民大会”“客家工人大会”“客家小知识分子大会”、、、、什么时候举行?毕竟社会主义国家是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嘛。要是一年到头都举行类似的会议,就没有时间为人民服务了。会议的议程有没有讨论到“先富阶层如何帮助未富阶层,实现共同富裕呀?”如果是整成先富阶层向未富阶层的炫富大会。或者是先富阶层讨论如何给未富阶层借高利贷,然后实现共同富裕。或者又是先富阶层讨论如何压榨未富阶层。那就有违社会主义的伦理和血脉。有违小平同志的嘱托。这样的会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不能为富不仁,更加不能为富乱淫。还有人说,商人要造反。别逗了,古往今来,从来就没有商人造反成功的案例。因为要转移矛盾实在太容易了、、、、只有嫌自己长得太肥的商人才会这么干的,呵呵。士农工商,大家平等相待,共同发财,最好!呵呵
李希书记是从忽悠王之乡调过来的。他能把如此艰难、复杂的忽悠王之乡,整治得焕然一新。请问各位的忽悠水平能高得过本山大叔吗?别想着忽悠人,自己反而把自己忽悠进去了,呵呵。我拒绝跟这种鼠目寸光的人当老乡。你以为是街头卖青果的小贩,忽悠一回是一回,以后不用再见面了?呵呵
本来你们荣华富贵,我也不想沾光。我安贫乐道,你也别贬我。既然你们贬了我,那么我就要声明一下:我跟叶帅、叶家毫无交集,叶帅是东山中学毕业,东山中学毕业的学生都聪明伶俐,脑子好用的聪明人。我是江南小学毕业的,属于老实巴交的实诚人。我想,叶帅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能成为元帅。我通过自己努力,好好整一下,估计也不丑,呵呵。跟黄华华省长就更没有交集,他是中山大学毕业,属于聪明绝顶的那一类。我高攀不上。跟梅县帮也没有交集,我母亲虽然是松源人,我跟松源帮没有任何利益瓜葛。跟畲坑帮那就更不用说了。跟五华帮、平远帮、大埔帮、兴宁帮、、、、统统毫无交集。就梅州这么个小地方,都顾着各自拉帮结派、争权夺利,把家乡搞得乌烟瘴气、一塌糊涂。比如:建风水圆盘的和破坏风水圆盘的,一建一拆,百姓不受益,财政的口袋却瘪了。就不能用科学来解决,比如:在十字路口的四周装风光互补的太阳能路灯,有长明灯的元素、又有风车的元素、一转说不定还可以转出银河系,呵呵。当然了,还是要谁建风水谁掏钱的原则,不能花大家都钱,不然就不灵了。老百姓也顺便沾点光。也要警告一下梅州的风水先生,别尽出些馊主意,玩老百姓。比如;黑灯瞎火也叫人带墨镜,名曰隔小人。这个可以有。让人一看就知道谁是贪官,呵呵。你们的事儿我都知道。希望新时代了,多琢磨些利国利民的好事。实现共同奔小康!呵呵

推荐到博客首页 (0) |  复制链接 |  评论: 0 |  阅读: 189 |  个人分类: 无分类 |  系统分类: 情感•心情 |  发表于: 2017.12.16 18:20

评论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