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保存密码
收藏 帮助

我认识的几位知名老中医


                                                                      我认识的几位知名老中医

                                                                                              张维耿

      1952年,我在梅县荷田乡工作,听说火斗围村有一位老中医,名叫黄团。相传解放前梅城有个官员请他前往看病,他不肯去。后来那官员乘轿子来到火斗围,看病后送了10元港币做酬金。黄团不屑一顾,把港币卷起来点火抽烟,那官员只得再包了个大红包酬谢他。对来看病的穷人,黄团却是另一般态度,黄团开了药方,常常免收酬金,因而他的医德很受众人称赞。记得1953年,我们区政府炊事员陈金凤发高烧。他公公开中药房,且是中医,服了自己开的药还是高烧不退,只好去找黄团诊治。黄团开的药方,他公公看了大吃一惊,担心重药服下可能不治。他想既然自己医治无效,只好冒险按黄团开的药方取药煎服,没想到一剂药服后竟然病情好转,再服几剂下去便痊愈了。据说有人患结石病找黄团诊治,黄团开了药方,问病人家里有没有萝卜苗,有的话煎药时就加一小撮下去。后来有中医说,这莫不就是黄团治疗结石的秘诀之一。

    以往梅县城珠条街有间私人诊所,医师叫刘竹林,是位很有名的中医。解放后组建梅县人民医院,请他当过院长。我1954年调梅县县委办公室工作,右眼皮下边长了颗麦粒肿,去找刘竹林诊治。他说回去查查药书,过两天再回来找他。我如约到中医院去,他说不妨用酸醋稀释滑石粉点在麦粒肿处试试。我依他说的去做,一连点了五六天,那麦粒肿果然消退了。

    梅县附城有位老中医张继才,三坑留余堂人。以往我母亲生病,找他看过多次,疗效很不错。他儿子张志铮是中大经济系教授,担任过中文系我们年级的政治经济学课程。上个世纪70年代,张继才医生夫妇从梅县迁来中大定居。1975年,我头顶出现搏动不已,虽不怎么疼,却很影响阅读和睡眠。我去找早就相识的张继才医生看看,他问了我的病情,替我按脉,说我的血液粘稠度太高,开了两味药给我:白薇5钱(25克),勾藤4钱(20克),让我煮水当茶喝。我去药店买了两大包回来,每天按药量煮一剂,一连服用了十几天。没想到这病竟然治好了,至今没有复发过。后来我查了药书,看到白薇有扩张血管,勾藤有镇静神经的作用,正好对症下药,药到病除了。

    我一向认为,中西医各有所长,可以互补,而不应互筑藩篱,相互排斥。西医在心脏搭桥,医治急性盲肠炎和白内障手术等方面,有其自身的优势。我国中医学有数千年的历史和传统经验。医生望闻问切,有一套自己的诊治理论和方法,特别在针灸方面对神经类疾病有其独特的疗效。我2012年突患面部神经炎,就是靠省第二中医院针灸治好的。我们应当继承和发扬中医学的优良传统,研究出一套中医诊治疾病的更加符合现代科学的医学解释,让我们祖国的医学瑰宝更好地为广大民众的健康造福。

                                                                               2019128日)



推荐到博客首页 (0) |  复制链接 |  评论: 0 |  阅读: 333 |  个人分类: 客家人物 |  系统分类: 情感•心情 |  发表于: 2019.12.10 09:39

评论


表情 超链接
操作中,请等待...